可是赵萌每隔十几分钟就问妈妈一次,作者深耕中国传统文化宝藏

首部以故宫为题材童话故事书《故宫里的大怪兽》系列自出版以来已畅销了300万册。4月13日,作家常怡又带来了最新的第四辑,并在北京西西弗书店和阅读推广人李一慢、小学教师王欣,以及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社长刘国辉为读者分享了对于传统文化、故宫与文学创作,以及儿童阅读等方面的理解。

《故宫里的大怪兽》系列童话以近些年热度较高的故宫为题材。它通过小学生李小雨在故宫捡到了一个神奇的宝石耳环而展开。李小雨借助“洞光宝石”的神奇魔力,居然听到在故宫里生活了几百年的怪兽、仙人们开口说话,并经历了许多惊险故事。

图片 1

图片 2

《故宫里的大怪兽》,常怡着,中国大百科出版社2019年4月第一版,336.00元

本次发布的最新第四辑的三册,通过小学生李小雨在故宫捡到了一个神奇的宝石耳环而展开。李小雨借助“洞光宝石”的神奇魔力,居然听到在故宫里生活了几百年的怪兽、仙人们开口说话,并经历了许多惊险故事。

4月13日,《故宫里的大怪兽》新书发布在京举办,冰心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家、本书的作者常怡,慢学堂创办人李一慢,海淀区定慧里小学《故宫里的大怪兽》阅读项目发起人、教师王欣,以及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社长刘国辉等出席发布会。

4月17日,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主办的《故宫里的大怪兽》新书发布会在故宫皇家凝和庙大殿举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社长刘国辉,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研究员祝勇、童话作家、《故宫里的大怪兽》作者常怡出席发布会。

(原标题:“大怪兽”带孩子们进故宫)

《故宫里的大怪兽》是一部以故宫为题材的儿童魔幻冒险系列童话,讲述了小学生李小雨捡到洞光宝石之后,忽然听到故宫中的守护神兽开口讲话,由此展开冒险故事。其中融入了《搜神记》《山海经》等大量古籍、史书中的神话传说、历史文化知识,以及中华传统节日、传统美食等丰富多彩的优秀传统文化,为孩子们打开了一座魅力四射的传统文化矿藏的大门。这套书深受孩子们喜爱,自称为“兽丝”的小读者群日益壮大。

第四辑延续了前三辑的主要角色和叙事方式,并了更多创新:首先怪兽的来源更广,除了故宫常见宫殿与建筑上的怪兽之外,还讲述了许多展品上的怪兽;其次想象力更加丰富,故事更加精彩,如李小雨穿越到清朝,与小宫女交上了朋友;融入了更多的历史传说、传统文化以及自然知识;最后以故宫中真实存在的宫猫为原型创作出了几个小故事,如景仁宫的鳌拜请杨永乐帮忙遛狗等等。

第四辑延续了前三辑的主要角色和叙事方式,并有了新的特色,比如怪兽的来源更广,除了故宫常见宫殿与建筑上的怪兽之外,还讲述了许多展品上的怪兽,如乾隆骊龙护珠白玉壶上的骊龙、神仙博局铜镜上的羽人、明朝铜释迦牟尼佛像上的大鹏金翅鸟等。比如最后以故宫中真实存在的宫猫为原型创作出了几个小故事,故宫里的宫猫经营着一间土耳其浴室,夏天的时候动物、怪兽们会去洗澡……如景仁宫的鳌拜请杨永乐帮忙遛狗;此外,故事还扩大到了故宫周边的建筑,如大高玄殿“闹鬼”事件等,使得整个故事更富有趣味。

《故宫里的大怪兽》系列童话是首部走进孩子视野的故宫题材童话,全书共六册。它通过小学生李小雨在故宫捡到了一个神奇的宝石耳环而展开。李小雨借助洞光宝石的神奇魔力,听到在故宫里生活了几百年的怪兽、仙人们开口说话,并经历了许多惊险故事。作者通过故宫实际存在的、看得见的这些怪兽和看不见的神仙,巧妙而深入地挖掘众多中国神话和传统文化资源。作者深耕中国传统文化宝藏,查阅参考了大量关于故宫的典籍和《搜神记》《山海经》等历史书籍,提炼出中国神话精髓,用文学的笔触,赋予神兽迥异的性格和经历。

图片 3《故宫里的大怪兽》作者常怡在故宫

陈伯吹曾说过:“一个有成就的作家,愿意和儿童站在一起,善于从儿童的角度出发,以儿童的耳朵去听,以儿童的眼睛去看,特别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就必然会写出儿童能看得懂、喜欢看的作品来。”具体到这套书,是如何从儿童视角讲好传统文化的呢?

童心表达传统文化契合儿童阅读特点

故事的设定旨在吸引儿童探索中国传统文明。主办方介绍,《故宫里的大怪兽》已经成为一个热度较高的文化IP,由图书改编的音乐剧已于2018年开启全国巡演,其动画片、电影等也将陆续上映。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社长刘国辉在发布会上指出,今年初中办、国办发布《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后,传统文化这一关键词一再升温。毋庸置疑,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不缺内容。如何把更多的文化内容以有效的方式传播出去,如何以合适的方式传播给合适的对象,是出版业应该思考的问题。少年儿童是传承传统文化的关键主体。坚持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首先要讲好孩子爱听的中国故事。《故宫里的大怪兽》就是一部会讲中国故事,善于从中华文化资源宝库中获取灵感、提炼题材的优秀作品。

北京市海淀区的四年级小学生赵萌,在自己9岁之前,就已经去过三四次故宫了,可她一直搞不懂:那些高大的红墙房子有什么可看的呢?

化无形为有形,激发孩子兴趣

常怡是满族人,也是近年成长起来的新生代童话作家。谈及创作缘起,她说“我爷爷家住在北池子大街,过了门前的马路就是故宫东华门。那时候,北池子附近有几间故宫博物院的宿舍,里面住着从故宫退休的老人。闲来老人们喜欢给附近胡同里的孩子们讲故宫里的鬼怪故事。靠着这些故事,他们成了胡同里最受孩子们欢迎的人。这些鲜活的故事,让故宫里的大怪兽们成为一个个鲜明的心象,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也成了后来我写《故宫里的大怪兽》系列童话最早的灵感源泉。”

刘国辉介绍,这套书版权输出数十个国家,销量300万册,并且已经入驻美国、新西兰等国图书馆。他还指出,故宫文化越来越大众化的当下,如何真正抓住孩子的兴趣点,吸引孩子走进故宫是值得思索的问题。他说:“《故宫里的大怪兽》正是一次成功的实践,它巧妙地以孩子喜爱的怪兽形象为切入点,改变孩子对故宫的传统印象,让孩子开始更加愿意走进故宫,探索故宫,进而爱上故宫。”在他看来,正是《故宫里的大怪兽》告诉中国的小读者,想要进入传说中的魔法世界,不需要跑到霍格沃茨,来到故宫即可。

行什

赵萌还在读幼儿园时,就被在建筑设计院做传统文化研究的妈妈带到故宫来接受“启蒙教育”。可是赵萌每隔十几分钟就问妈妈一次:“咱们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逛完?”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地上不走了,妈妈无奈把她抱回家。

着名儿童阅读推广人李一慢曾从“传统文化的童心表达”的角度对《故宫里的大怪兽》作出解读,他说:“《故宫里的大怪兽》将人类传说与无形遗产置放在故宫这个有形的特定空间,把皇家的、理想化的、神秘性的、建筑的祥瑞变为儿童文学的、艺术的、人文的‘童话部件’,除了故事的讲述外,更重要的是给小读者以情感的影响。”

得益于这些印在童年记忆里的故事,在书中,她将人们眼中冷冰冰的石狮和铜兽演绎出各自精彩的故事。这些怪兽、神仙故事中,有西式的梦幻,也有中式的传说,还穿插着很多生活、自然常识,民俗文化,以及善良、正直、信念、爱与责任等的启迪。它不仅带领小读者“纸上游故宫”,还向大家打开了琳琅满目的中华优秀文化资源宝库。

李一慢把《故宫里的大怪兽》称之为“大百科式的儿童文学”,并从历史角度出发,中国历来就有志怪小说的传统,也有很多优秀作品,而这套书就是在这个时代,让儿童有了一个接触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和机会,传统文化需要当代的表达、需要童心童趣的表达,他认为常怡在写书时,人物、怪物塑造上有明显的时代感,但并不随意,其中嫁接了众多历史文化故事,对传统文化进行了重塑。

刘国辉还说,故宫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我们希望通过一种巧妙而快乐的方式让孩子们走近它,了解它。《故宫里的大怪兽》这部童话选择了从孩子们最喜欢的怪兽角度切入,告诉孩子们故宫里不仅有古代皇帝的历史,更有神奇的传说、优秀的文化,故宫里有中国精神,有民族魂魄,让小读者在惊奇中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从小树立文化自信。我们希望通过《故宫里的大怪兽》这个文化载体,彰显出版人和作者对小读者的拳拳之心,对文化传承的殷殷之情。

上小学后,妈妈又带赵萌去过两三次故宫。每次来之前,妈妈也都是准备充分,又读书又做笔记,想把故宫的建筑、历史,一股脑倾倒给女儿。可是进入故宫以后,赵萌把故宫当成比自家小区花园宽阔一些的大空场,除了在里面跑来跑去,依旧是对气势恢宏的皇家宫殿毫无兴趣。妈妈的教育计划只得作罢。

越具体越形象的东西,越是能看、能听、能触摸到的东西,越能引起孩子的兴趣,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符合孩子的认知规律。而传统文化对于他们来说,往往是散落于故事书中、课本里、课堂上的一些抽象、空洞的概念,有点隔膜,甚至带着点功利性,简言之就是“不够好玩儿”,难以真正打动他们的心。

对此,李一慢从“传统文化的童心表达”的角度对该书作出解读,他表示,传统文化是需要当代表达,更需要儿童化的表达的。“《故宫里的大怪兽》将人类传说与无形遗产置放在故宫这个有形的特定空间,把皇家的、理想化的、神秘性的、建筑的祥瑞变为儿童文学的、艺术的、人文的‘童话部件’,除了故事的讲述外,更重要的是给小读者以情感的影响。特别是在影响儿童之前先打动了父母和老师,转变了我们成人观察游览故宫的视角,让故宫在我们心目中日益亲切起来。有了这样的情感基础,孩子们的中国心传统情越发普遍和深厚。”

“《故宫里的大怪兽》将人类传说与无形遗产置放在故宫这个有形的特定空间,把皇家的、理想化的、神秘性的、建筑的祥瑞变为儿童文学的、艺术的、人文的‘童话部件’,除了故事的讲述外,更重要的是给小读者以情感的影响。特别是在影响儿童之前先打动了父母和老师,转变了我们成人观察游览故宫的视角,让故宫在我们心目中日益亲切起来。有了这样的情感基础,孩子们的中国心传统情越发普遍和深厚。”李一慢说。

作者常怡则表示,对于自己来说,故宫并非一座庄严的皇家宫殿,而是一所巨大的神秘游乐园。在常怡小时候住的胡同里,有很多从故宫退休的老匠人,他们十分喜欢给小朋友讲故宫神兽的怪谈故事,常怡是听着这些故事长大的,因此对于故宫有特殊的感情。其中常怡最感兴趣的便是怪兽的故事。常怡小时候对于怪兽的理解是那些千年的神兽,常怡认为相比如今欧美流行的怪兽,中国的千年神兽更加人性化,也更有趣。

可是这一两年,反而是赵萌央求妈妈带她去故宫了,她口口声声说要去故宫里“找怪兽”。还把那些连妈妈都念不利落的神兽名字,比如獬豸、狻猊、行什等倒背如流。一次全家人一起去饭馆吃饭,饭馆是一栋仿古建筑,赵萌盯着饭馆屋脊上的神兽看了半天,告诉妈妈说它们的座次不对。女儿的转变令妈妈瞠目结舌。

而这套书选取了故宫里的怪兽这一新鲜的角度。怪兽是孩子们喜爱的经典形象,许多儿童图书、动漫作品等都塑造过颇受欢迎的怪兽形象,如莫里斯·桑达克的《野兽国》、皮克斯出品的动画《怪兽大学》。长相奇怪、拥有神奇力量的怪兽对孩子们有着天生的吸引力。看多了外国的怪兽们,中国有怪兽吗?中国的怪兽长什么样?这套书带孩子们走进中国怪兽的世界。在丰富的神话传说与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孕育诞生的中国怪兽们,不仅有千奇百怪的外貌、呼风唤雨的强大法力,还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说不尽的背后的故事,更加丰满立体、有韵味儿。孩子们自然而然会爱上这些怪兽,被拉入传统文化的世界。

一本书搭建孩子们与故宫之间的桥梁

海淀区定慧里小学“故宫里的大怪兽”阅读项目发起人王欣老师带着“虫与蝶”班的学生们来到发布会,她介绍,这套书已经成为他们教学活动的重要载体,在一年级至三年级的阅读实践中他们依托这套书开展了丰富的链接阅读、全学科阅读、续编、演剧活动。

螭龙

这两年,像赵萌这么大的故宫小粉丝激增。赵萌他们这群小朋友对故宫突如其来的兴趣,以及急剧增长的传统文化知识,多来自于一套名叫《故宫里的大怪兽》的儿童文学。这套以故宫里的神兽为创作原型的儿童文学,前三册自2015年底上市仅2个月,很快卖断货,迅速加印数万套。本月,《故宫里的大怪兽》又出三册新作,赵萌又要央求妈妈带她去故宫了。 

这些怪兽承载着丰富的传统文化,而其本身也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他们不只存在于书中,还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就在故宫里,孩子们可以亲自去看、去触摸。一来到故宫,首先就能看到、摸到大门上的椒图,走到太和殿,就看到了屋檐上的十个脊兽,还有吻兽、螭龙、铜狮子……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就像真的活起来一样。书中那些神奇的故事都发生在故宫里真实的地点,他们可以去御花园寻找怪兽们乘坐的小火车,可以去景仁宫寻找曾让杨永乐帮忙遛狗的“将军猫”鳌拜,可以去慈宁宫后殿的大佛堂寻找有摩羯鱼的展品……书中的怪兽、神仙、小动物仿佛走进现实,孩子仿佛走入了书中,虚虚实实,亦真亦幻,不要说孩子,连大人都觉得妙趣横生,故宫文化、传统文化一下变得活色生香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