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除了要有国家政策的支持,获奖图书《鄂温克的驼鹿》

未来,接力社将继续加大对海外输出的力度和强度,积极拓展输出国家,推动更多反映中华优秀文化、反映中国当代青少年奋发向上精神、反映中国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原创童书“走出去”。

向丝路国家输出版权近200种

紧接着,汪忠还介绍了浙少社今年来在“走出去”过程中的做法和未来的计划。随着中国童书的井喷式发展,近年来,浙少社在版权输出方面也取得重大进步。2016年至今,已有130多项图书版权输出到东南亚,中东,美洲,欧洲,澳洲多个国家和地区。除版权贸易外,浙少社也开展了丰富多彩的境外营销宣传,包括与全球最大儿童电子书阅读平台epic合作,进行阅读推广;邀请杨红樱走进非洲,带去了“亲爱的笨笨猪”系列;与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公司合作,在“海洋量子号”国际游轮航线上,承办了多场“故事会”等多种形式。

感谢画家九儿女士,以一种新的表现形式给予我的故事新的生命。

记者注意到,婴幼儿图画和文学类书籍以引进外国原版为主,国内图画书主要为彭懿、黑鹤、殷健灵、梅子涵等知名作家作品,数量与国外图画书相比有一定差距。张秋生“青蛙咕呱儿系列”作为新近准备出版的唯一一部国内婴幼儿文学作品,包含《森林里的森林》《水獭医生的诊所》《呆头呆脑得到蘑菇》三部,讲述了生活在绿湾河边的小伙伴们的快乐生活。

大力推动原创童书海外授权与传播,增强中国原创童书国际影响力,是接力出版社的工作重点。接力社版权输出数量逐年增加,2018年达到112种,其中“一带一路”国家为85种,约占年度版权输出的75.89%。业绩增长主要得益于以下举措:

在过去4年中,人大社多次派代表团调研以色列出版市场、访问当地出版社,获得了宝贵的市场信息、建立了广泛的合作渠道。我们发现,以色列人民非常渴望了解中国,认识中国。以色列人阅读率非常高,有着良好的教育水平和阅读习惯,愿意阅读有关中国的图书。特别是对中国学术感兴趣的以色列学者非常多,而中国学术著作在以色列翻译出版并不多见。因此,经过系统调研和充分考量,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大力支持下,人大社决定在以色列设立分社。贺耀敏说。这一举措,也开启了人大出版社在海外建立出版分支的格局,扩大中国高端学术出版影响力。

海外本土化战略助推少儿出版发展

《中华读书报》总编辑助理陈香:一个来自大兴安岭腹地的饱满的传奇故事,成就了一本传奇之书

接力出版社还十分重视经典文化的传诵和培养小读者的文化底蕴。“少儿经典万有文库”2018年将推出《资本论(少儿彩绘版)》《本草纲目(少儿彩绘版)》。该系列遴选全球对人类社会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经典著作,邀请各领域的专家,专为8—14岁青少年量身定制的读本,每一本书都包含数百幅生动活泼的手绘插图、图解、图示,此前已出版了《山海经(儿童彩绘版)》《国富论(儿童彩绘版)》《天演论(儿童彩绘版)》与《物种起源(儿童彩绘版)》等四种。此外还有“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我的趣味汉字世界”系列,通过对汉字源由演变的解说,让孩子理解汉字造字故事以及汉字背后蕴含的文化内涵,培养传统文化底蕴。 

四是接力社版权业绩的不断增长,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与鼓励,离不开丝路书香工程的资助与扶持。截至目前,接力社入选丝路书香工程的项目共计4项、18种图书。此外,接力社埃及分社项目也入选了丝路书香重点工程。埃及分社完成了两批53种图书的出版。其他入选的18种图书,获得资助的语种均已出版。

人大社能够在丝路沿线国家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离不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丝路书香工程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支持。2014年正式立项的丝路书香工程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为鼓励和支持中国图书走出去的一项重点骨干工程,包括重点翻译资助项目、丝路国家图书互译项目、汉语教材推广项目、网络游戏和出版物数据库推广项目、重点图书展会项目以及出版本土化项目等。

在合作模式的新变化、新趋势方面,版权合作的地域更加广阔,不仅与欧美发达国家有合作,与北欧、东北亚、南美洲、伊斯兰国家的合作也逐渐增多。同时,合作模式已由单纯的纸质图书版权合作,转向为全媒体、全版权的合作,或多版权的合作。由成书以后的版权贸易,转向为在立项初始阶段就联合策划、共同创意、联袂开发的版权合作方式。由简单的版权贸易合作,转向为与外国出版机构深度合作,共同设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图书市场、共同分享出版资源。此外,由政府牵头领导,由文化机构、文化企业具体落实的两国之间的互译合作项目也不断增多。

写这样一个故事的初衷,是因为多年前使鹿鄂温克老人芭拉杰依给我讲的一个关于驼鹿的故事。当年她曾经收养过一只不知什么原因被遗弃在森林中的小驼鹿。那小驼鹿食量惊人,可在眨眼之间喝掉一锅掺了驯鹿奶的米粥。后来,当这头小驼鹿长到足够大的时候,芭拉杰依还是将它送回到了森林里。这是使鹿鄂温克人对待生命的态度,狩猎但不滥杀,只取生存必需的部分,对于那些弱小的幼崽,他们也会精心地收养和保护,最终送它们回到森林中去。

在儿童文学板块,接力出版社多年来深耕不辍,不断出版精品力作、挖掘新人新秀,出版作品涉猎军事、幻想、科幻、少数民族风情等多种题材,以及多部反映当代少年儿童真实生活状态的写实儿童文学作品,如陈佳同“造梦师”系列、薛涛“孤单的少校”系列、八路“铁血战鹰队”系列等。值得一提的是左鸿、王勇英等多位作家创作的“彩虹鸟儿童文学书系”,这套书展现少数民族少年儿童的成长故事,呈现当代少数民族儿童的真实生活,带领小读者深入了解和认识各个民族的风土人情,认知少数民族文化传统在历史变迁中的发展和积淀,感受少数民族少年儿童的思想情感与审美心理。由汤汤创作的《门牙阿上小传》讲述了男孩小加的门牙阿上,几次死里逃生,陪着主人从一个小小少年变成年迈老者,最终成为主人嘴里最后一颗牙齿的故事,作者通过讲述平凡的经历演绎不平凡的生命寓言。此书于2017年12月荣获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单篇作品奖。

三是将版权输出工作做在平时,做在细节。为做好原创童书的版权输出,接力社聘请国外汉学家翻译图书、国内外语专家审定,力求符合国外读者的阅读习惯。如为做好埃及分社的图书,聘请了埃及本土的译者以及国内权威阿语专家、原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阿语系主任张洪仪教授对译稿进行审定,力保语言精确生动。

同样,人大社以色列分社也列入了丝路书香国际出版项目的本土化项目中,大大缩短了人大社以色列分社的筹建进程。

那么,在中国童书“走出去”过程中,以安徽少儿出版社、接力出版社、浙江少儿出版社、上海少儿出版社为例,他们到底是怎样做的?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在未来发展又有哪些计划呢?

入选“2018年北京全民阅读工程——北京阅读季·书香童年童书排行榜年度50佳”

推出原创图书新品 关注少数民族特殊生活

二是大力抓好原创童书出版,强化创意策划和营销推广,提升出版数量和质量。《黑焰》《孤单的少校》《给我一个太阳》《米斗的大计划》等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以及《鄂温克的驼鹿》《乌龟一家去看海》《走出森林的小红帽》等原创图画书在国内外市场都颇受青睐。《鄂温克的驼鹿》甫一出版,便输出了法国和加拿大,受到了当地读者和媒体的热切关注。今年4月,该书还获得了第14届“文津图书奖”。

人大社一直是走出去的排头兵。在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成员单位的版权输出业绩排名中,人大社连续7年综合排名居单体社前两名。2014年以来,人大社积极落实一带一路战略,将对丝路国家的文化输出工作融入人大出版社整体走出去战略规划之中。截至目前,人大社已与丝路国家的出版机构建立了稳定的合作机制,向俄罗斯、土耳其、以色列、吉尔吉斯斯坦、新加坡、波兰、以色列、埃及等丝路重要国家累计输出版权近200种。李永强说。

同时,张克文在发言中还对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的中心思想,就是构建中国少儿出版的话语权,反映中国少儿出版的中国面貌、中国元素、中国气象,要有这样一种自信,才能真正走出去。第二,要坚持原创优秀图书、优秀作家、优秀画家的整体建设,树立品牌,搞好中国童书自身创作和评论体系,从源头解决走出去的国际传播力和影响力问题。第三,创新走出去的形式,既要纸质图书走出去,也要数字出版走出去、少儿文化产业+产业整体走出去。第四,把国际资源整合作为走出去的重要手段,“引进来”再“走出去”。可以中国优秀作家+国际著名画家,或者国际著名作家+中国著名画家,共同创作,让作品本身国际化。第五,走出去要加强规划,整体出击。第六,提高走出去的层次,既要版权输出走出去,也要有收购、建立分社、资本参股,与当地有影响力的童书出版机构合作、合并等各种层次的走出去,才能做到“走进去”,最终做到文化工程走出去、文化传播力和软实力走出去。

图片 1

随着近年来童书领域的迅猛发展,原创童书越来越成为童书市场的重要支撑。作为青少年图书出版的中坚力量,接力出版社一直坚持花大力气发掘和推广原创少儿图书。据接力出版社提供的数据,2018年,接力出版社有近190种新品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其中原创新书图书百余种,占比超过50%,图书类型覆盖图画书、儿童文学、少儿科普、少儿国学、家庭教育等板块,新书题材新颖、类型多样,满足不同年龄层、阅读偏好与消费水平的读者阅读需求。

一是积极探索版权输出的新思路、新途径和新模式。2016年10月,接力社建立埃及分社,通过在埃及翻译出版童书,进入阿拉伯地区的出版市场。2017年~2019年,两批53种图书的出版推广,初步建立了接力埃及分社的品牌。2018年,接力社与俄罗斯莫斯科州立综合图书馆携手举办“比安基国际文学奖”,推动中国原创自然文学走向国际。2019年6月4日,第3届“比安基国际文学奖”揭晓,《黑焰》荣获小说类大奖,《孤独的麋鹿王》荣获小说类荣誉奖。

从输出版权到输出资本

图片 2

图片 3

据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为加强婴幼文学,在婴幼图书的细分市场更加精细和专业,出版社于2017年11月设立婴幼分社。分社旗下有众多品牌,如“巴巴爸爸”系列、“蓝精灵系列”、“鼹鼠的故事系列”等。

2015年12月10日至11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在哈萨克斯坦举办了中国优秀图书巡回展。

汪忠首先分析到,目前由于中西方文化差异、贸易壁垒及教育观念的差异,中国童书走向海外主流国家的成绩并不理想,特别是通过市场化开发的成功案例十分罕见。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国际市场话语权方面还有很大差距。目前童书版权的引进和输出,还是输出占了大部分。引进版童书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远远高于输出版在国外的市场占有率,尤其是欧美国家,很难接受我们的版权输出。而为了更好地实现中国童书“走出去”,我们就需要消化、学习、借鉴、吸收全世界的优秀文化和全人类的智慧结晶。同时,更要积极响应国家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通过出版走出去,提升文化软实力。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图书市场竞争,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

图片 4

作家彭懿即将出版的摄影图画书《驯鹿人的孩子》记录游牧民族鲜为人知、行将消失的驯鹿生活,该书用12寸照片的超大尺寸,全方面、原生态地记录了最后的驯鹿人部落的生活细节,表达出驯鹿人部落对生命的敬仰,对爱的呼唤。作家黑鹤和图画作者九儿首次携手创作的图画书《鄂温克的驼鹿》,用诗意的笔触和精美的绘画记录了中国鄂温克族老猎人与一只驼鹿之间相互信任、终生陪伴的传奇故事。据悉,图画书《驯鹿人的孩子》和《鄂温克的驼鹿》是接力出版社的高品质原创图画书精品,虽然出自不同的作家,创作者们却都用博大的胸怀和对自然生命的敬仰记录了游牧民族代代相传的生命价值和意义。

2016年1月9日,在印度新德里世界书展上,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与世界科技出版集团举行了中医古籍名著编译丛书英文版签约仪式。

而在版权与输出过程中,同样存在许多问题,例如,由于国内从事少儿出版的机构越来越多,版权竞争越来越激烈,引进版权成本不断增加,引进风险不断增大。而引进成本的非常态提升,势必影响中外图书版权贸易的健康发展。因此,在引进版权过程中,要避免不做调研不加评判,只凭畅销书排行榜盲目引进。要避免跑马圈地,投入巨资大批购买版权,但长期不予出版,造成中国出版界信誉和品牌的损失。要避免在授权竞价过程中,盲目加价。而且,引进的童书速度越快和数量过多,导致翻译人才,特别是小语种翻译人才的短缺和译稿质量的下降。此外,五年八年前授权中国大陆的一批国外经典、品牌童书,正在进入重新签约的一个周期。强化沟通与合作,注重践约履约的所有细节,才能留住优质的品牌童书,反之,则会失去很多合作机会。同时,国内出版机构在国外设立分社之前,要深度调研国外的政治环境、经济环境等因素,充分考虑合作风险。

获《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与新华网评选的“2018年度影响力图书/少儿类”称号

在原创图画书方面,接力出版社携手众多作家、画家,通过摄影、手绘、布艺等不同形式,出版一批呈现独特生命价值的作品。

图片 5

5月5日上午,以“中国童书走出去”为主题的论坛在2017年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举办期间召开。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主持了此次论坛,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丁双平作为特邀嘉宾在论坛上发言。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编辑、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汪忠,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唐兵作为演讲嘉宾,在论坛上结合各自出版社“走出去”过程中取得的成果,做了精彩的分享;并针对“中国童书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给出了有价值的建议。

图片 6

此外,接力出版社的“娃娃龙原创图画书”品牌中也有不少作品斩获国内外诸多图画书奖项。青年画家张宁的作品《乌龟一家去看海》不仅荣获2016年冰心儿童图书奖、第五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摘得“桂冠童书”奖,还入选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7年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2018年,张宁以儿童视角,根据王小波同名寓言创作的图画书《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用布艺技巧为孩子讲述人生寓言,吸引众多眼球。

人大社积极参与申报丝路书香国际出版项目,有22种图书入选重点翻译资助项目,涉及英语、阿拉伯语、波兰语、土耳其语等多个丝路国家本地语言,与世界科技出版集团、麦格劳-希尔教育出版集团、圣智学习出版集团等多个在世界图书市场上有影响力的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协议,计划在2~3年内成系列地推出中国优秀学术著作的外文版。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在主题分享中介绍了安徽少儿出版社在“走出去”过程中的实践与思考。张克文讲到,安徽少儿出版社“走出去”的三十年,也是整个中国少儿出版“走出去”发展历程的缩影。从1986年输出《中国的世界之最》繁体版权开始,版权输出种类不断增加,到2015年实现了资本的“走出去”,在黎巴嫩合资成立了境外出版企业。在“十二五”期间,安少社共输出版权813项,58种图书获“年度输出版、引进版优秀图书奖”,2种图书荣获国际儿童读物联盟荣誉奖,荣获“全国版权输出先进出版单位”等众多荣誉。总结安少社走出去的经验,体会就是:以战略统筹,以创新推动。

大奖榜单

开拓低幼文学领域 传承经典文化

按照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学术出版方面进行合作。以色列分社将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一方面着力策划出版中以学者共同撰写的图书,积极寻求以色列出版社翻译出版中国学者的学术著作,在以色列出版英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版本,进入主流国际出版发行渠道;另一方面大力推进包括特拉维夫大学学者在内的优秀作者的学术著作在中国翻译出版,进一步提升以色列学者在中国的知名度。

国际版权引进与输出新趋势

4月23日,第24个世界读书日,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获奖作品在国家图书馆正式揭晓。

谈起以色列分社设立的缘起,贺耀敏说:人大社和以色列出版界的合作,最早是从版权合作开始的。自2012年起,人大社与以色列的出版社就开始版权合作业务。目前,人大社已经与以色列的出版社签订20余种图书的版权协议。其中,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的《大国的责任》希伯来文版已于2015年5月出版。

机构本土化、内容本土化、市场本土化、人员本土化,能够更加精准地定位选题和市场,符合国外读者需求、消费习惯和所在国出版市场规律。利用好两种市场,打造一个面向国际的童书生产链。

入选2018百道好书榜年榜·少儿类 TOP100

岁末年初,从哈萨克斯坦到印度,再到以色列,人大社在一带一路上迈出了一个又一个坚实的脚印。人大社社长李永强说:人大社在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举办书展、输出版权、建立分社,旨在以书为媒,在丝路沿线国家培育传播中国文化的良好氛围。

作为活动主持,李学谦社长首先回顾了中国童书走出去的历程。中国少儿图书经过四十余年的发展,在内容生产方面已经完成了从加工到制造的转变。2016年中国少儿图书市场动销品种数为15.68万种,其中本土原创品种占到了63%。版权资源和自主知识产权的积累,为中国童书走出去提供了强大的基础,使“走出去”成为中国少儿图书出版的一种常态。

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评委陈晖:万物生长之力与人性温暖之光

1月12日,人大社第一家海外分支机构人大社以色列分社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揭牌,这也是中国出版机构在以色列设立的第一家分支机构。未来,人大社将继续推进海外分支机构的建设,特别是计划重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分社。

以战略统筹,以创新推动

获奖图书《鄂温克的驼鹿》

在2016年新德里世界书展上,人大社又将版权输出的范围从高端学术图书拓展到中医古籍。1月9日,在新德里世界书展中国主宾国馆,人大社与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学术出版社世界科技出版集团签约,双方将合作出版中医古籍名著编译丛书英文版。该丛书是由国内顶尖中医专家编写的中医理论著作,丛书选取了传统中医最有代表性的经典古籍,收录了《皇帝内经素问译注》《神农本草经译注》等中医古籍名著17部,字数近千万,被称为中医的新华字典。

产品的新变化新趋势方面,在引进图书上,图画书引进比例大幅提升;青少年奇幻类图书和前几年相比,引进种类开始减少,中国本土原创奇幻类作品的市场占有率和品牌影响力在上升;影视联动图书在引进图书中仍占据较高比例,且不断提升;有创意的、高定价的精品玩具书引进品种在上升。而在原创图书输出方面,中国原创图画书还是主要的输出品类;中国原创学习类漫画开始受到国外出版社的关注和欢迎;动物文学,如《黑焰》、“沈石溪动物文学”,在版权输出中较受欢迎;中国的儿童文学经典精品类输出语种在增多;中国国学类、家教类、青少年励志类在东南亚、东北亚市场也有很好的市场需求。

获2018海峡两岸书籍装帧设计邀请赛组委会评选并授予的“海峡两岸十大最美童书”称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