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公民中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为8.47%,如何给孩子选书

番茄酱是什么颜色,除了红色还可能有其他颜色吗?小朋友大多爱吃巧克力,可可豆最早从哪里来,被哥伦布带到欧洲后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图片 1

近日,由全国妇联指导,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肯德基中国主办的“小书迷王国2017年儿童书单发布会”在京启动。全国妇联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副理事长赵东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秘书长朱锡生,百胜中国肯德基总经理黄进栓出席发布仪式。

原标题:2017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今开幕,高质量亲子阅读成各界热议话题,学者提醒:别让焦虑遮蔽童趣,童书不是速成指南

近日,“2019年小书迷王国阅读报告及科普书单”发布,该报告由肯德基联合由儿童文学作家、教育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心理学家、儿童图书馆馆长、童书出版人等专家组成的顾问团共同发布。

如何给孩子选书?孩子爱玩电脑手机不看看书怎么办?儿童阅读中父母的角色是什么?20日在北京公布的“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书单”和《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指导报告》或许解答这些家长们最关注的问题。

在仪式现场,赵东花、朱锡生、黄进栓、北京肯德基有限公司总经理赵莉及众多儿童阅读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发布“小书迷王国书单”,并同期发布《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指导报告》,帮助千千万万家庭亲子读好书,选好书。此外,还为留守儿童“小候鸟”代表赠书,鼓励孩子通过阅读拓展视野。

图片 2

“孩子都是天生的科学家,对未知事物充满着好奇心和求知欲,但他们的兴趣需要由老师和家长们引导,”该报告的编写人之一、中国教育资源委员会委员王渝生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推出这样一份科普书单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提倡科普书阅读,可以帮助儿童更好地应对未来社会的挑战。其次,我国的儿童青少年,亟待普及和推广科学类书籍的阅读。根据中国科普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第10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我国公民中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为8.47%。这一比例虽然接近创新型国家要求的10%,但仍然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

小书迷王国的儿童阅读顾问包括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中国首位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著名画家、丰子恺儿童图画书首奖获得者朱成梁,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两岸阅读推广人方素珍等,既有儿童文学作家、绘本大师、出版人、科学家、图书馆工作者,也有翻译家、儿童心理学家、名校校长,以及长期耕耘在儿童阅读一线的阅读推广人,共同推出首份高品质的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书单及阅读指导报告。

朱锡生从为什么要读书和当前社会的阅读现状两个方面,探讨了阅读对家庭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性。他表示,作为新中国第一家国家级公益基金会,中国儿基会始终把推进儿童教育、儿童发展作为重要使命,继2016年开展了“中国亲子教育现状调查”,发起“小候鸟专项基金”留守流动儿童读书项目、“阅读,让彼此更近”等亲子读书项目,2017年还将通过拍摄亲子阅读公益电影及公益广告,举办全国家庭亲子阅读大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场活动等,推动家长和孩子一起走进阅读的世界,让孩子在亲子阅读中收获知识、亲情和安全感;也期待全社会更加关注家庭教育,认识“亲子阅读”的重要性并主动践行。

家长的焦虑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无法回避,被焦虑遮蔽的童趣童心,已经引发教育界和出版界的关注。正如电视剧《小别离》中的父母,渴望凭借自己的经验规划孩子的人生,而孩子则更愿意自主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样,孩子的阅读世界,需要的是家长的引领,而不是全权“安排”。图为《小别离》剧照。

推荐给6岁以上孩子的科普书

《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指导报告》指出,虽然读书有益已成共识,但中国儿童阅读现状仍不容乐观,主要问题是:

黄进栓表示,肯德基中国成立30年来,一直致力于为孩子们带来丰富多彩的快乐体验,也希望通过阅读将快乐延伸到孩子们的精神世界,推出的“小书迷书单”和《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指导报告》就是联合各界精心为孩子们送上的优质精神大餐,精心为孩子们推荐了78套童书,希望以此让千千万万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从优质图书中汲取知识的能量。未来五年,肯德基将送出1亿册优质童书,
帮助更多孩子在阅读中收获成长、享受快乐、分享关爱。

孩子坐不住,什么书能“对症”帮助集中注意力?
小朋友不喜欢数学,读什么能让他对数字开窍?
童书出版市场份额持续增长的当下,庞大需求背后又有多少渴求与焦虑蔓延至家长心头,背负过多的成长焦虑会否遮蔽了童心童趣?
17号开幕的2017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作为业内风向标,既是折射国内0-16岁少儿阅读领域发展的生动镜像,也是促成出版界、教育界和家长思考青少年培养的重要平台。

儿童科普不是小儿科

阅读量不够,根据2016年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中国0—17周岁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19本,而据美国最大的童书出版社Scholastic的年度调查,美国6-17岁儿童的平均阅读量为23本。

此次活动,“小书迷王国”特别邀请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着名画家、丰子恺儿童图画书首奖获得者朱成梁,着名儿童文学作家方素珍等儿童阅读领域的权威专家学者以及长期耕耘在儿童阅读一线的阅读推广人,作为儿童阅读顾问。

正如有童书作家和书评人所言,对于指点迷津式图书的渴求刚需在加速释放,一方面,许多人认识到童书阅读在成长中的分量,另一方面,一些成人仅将童书窄化成立竿见影解决问题的标准化“问答指南”。而这种急功近利式的单一心态,往往容易“毁”了一本好书的审美与想象空间,也切断了孩童在阅读中收获的乐趣。

孩子从婴儿时期开始,就通过观察、模仿、提问等各种手段获取关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并自主地建构自己对于世界的解释模型。只有当孩子的问题得到积极、真诚的解释,他们才会回应以持续的思考和深入的好奇心

阅读资源分布不均匀,城乡差异巨大,农村孩子缺乏系统的阅读支持。

“小书迷王国2017儿童阅读书单”正式发布后,肯德基将利用遍布全国餐厅网络,推出餐厅亲子阅读角,并定期组织免费的店内故事会。同时,将录制一批优质有声书,通过肯德基手机APP和微信订阅号、微博公众号,面向社会公众推广亲子阅读。

日本儿童文学家柳田邦男说过:“人的一辈子有三次读童书的机会,第一次是自己是孩子的时候,第二次是自己抚养孩子的时候,第三次是生命即将落幕,面对衰老、疾苦、死亡的时候。我们都会出乎意料地从童书中读到许多可以称之为新发现的深刻意义。”当我们的视野里不乏来自全世界的浩瀚童书时,如何选择并读懂其间风景,这成为进阶式阅读命题。

“小书迷王国2019年阅读报告”中写道:很多心理学研究发现,比起幻想世界,孩子对真实世界的兴趣更大,从真实故事中学到的东西也更多。当故事涉及到真实的人物(而非虚构角色)、真实情节(而非太空冒险)时,他们更可能将故事里的解决方案应用到现实生活的情境里。

平均阅读素养相对落后,2016年,北京、上海、江苏、广东四地代表中国参加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策划实施的15岁在校生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考察学生在数学、科学和阅读三个领域的核心素养,中国学生科学测试全球排名第十、数学测试排名第六,阅读测试排名仅第二十七,阅读素养得分低于科学和数学成绩。

据了解,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与肯德基于2016年合作成立的“小候鸟基金”致力于以阅读、艺术、体育等多种形式为留守儿童“小候鸟”提供帮助和关爱。在发布会上,双方共同宣布在接下来一年里将为包括“儿童快乐家园”在内的全国1000个小候鸟图书角捐赠10万册图书,含书单推荐书籍,计划通过乡村学校广播网络将优秀有声图书带给更多乡村孩子,在肯德基餐厅安排“小候鸟”故事会专场,让更多的困境儿童通过阅读获得情感慰藉,看到更大的世界。

功利阅读,会堵住感知多元世界的“秘密通道”

王渝生说:“无论一个人的一生多么漫长,他能直接感知和体验到的世界是非常有限的,我们没法直接看到细菌是如何生存的,恐龙是怎么生活的,或者火星上下雪是什么样子的。即便是我们最熟悉的生活,一粒种子是怎么生长的,一只蚂蚁的部落是怎么运作的,风雨雷电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也并不一定非常了解。”

基于这样的阅读现状,报告提出“多元阅读、分级阅读、快乐阅读、亲子共读”的四大主张,提倡阅读内容多元、阅读形式多元,鼓励家长为不同年龄段的儿童提供适合其年龄特点的图书,尊重孩子的天性、心理秩序和阅读节奏,与孩子一起读书,通过亲子共读,让孩子发现世界,家长发现孩子。在报告研究基础上,小书迷王国根据“传统文化、儿童文学、图画书、科普书“四大类别,分别针对3岁以上的幼儿以及6岁以上的儿童推荐了78套童书,为公众传播正确的阅读理念,推广科学的阅读书单。

关注了不下十个童书类公众号、在绘本交流群里与其他父母聊热门书单、参与儿童文学作家讲座取经……已成为不少家庭亲子阅读生活的缩影。但有学者观察到,一些家长更关心从书架取下的童书,是不是“高效”解决孩子的相应需求,或能否快速提高孩子的某一项学习或生活能力;有的出版机构干脆在图书腰封上醒目标明此书“功效”,比如突破孩子饮食、睡眠障碍,或是达到情绪管理、社交培养等目标。

科普类童书会为孩子认识真实世界奠定扎实的基础,将他们有限的人生经验扩展到无限的时间和空间里。除了认识动植物、河流山川、星辰大海等自然世界中的具像存在之外,孩子们还可以了解机械制造、力热声光电、化学、生物背后的抽象原理,探索小到微观粒子,大到浩瀚宇宙等超越直观经验之外的世界。在认识、理解和探究的过程中,这些科普童书还会进一步激发他们好奇的天性,拓展他们的想象,激发他们进一步探索的欲望。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指出,儿童阅读需要讲究心理秩序,“从情趣、情节到情感,这是一个依次递进的过程”。他特别强调,现在的家长在给孩子买书方面并不吝惜钱财,但是“读书不怕花钱”不是真正的阅读,孩子更需要的是有体温的亲子陪伴阅读。

的确,阅读有它实用的一面,譬如帮助认字、教会生活本领和科学常识等。但区别于成人,儿童面对图书时更多展现出的是游戏性和模仿性。如果只关注童书是否“高效”灌输知识点,往往容易忽略阅读一则故事、一段美文、一幅插图给孩子带来的感受,而这或许对性格养成更有影响。

这份书单涉猎的科学门类很广,以前沿科技为重点,兼顾不同学科的知识,包括天文、物理、生物等不同领域的基础科学,将推荐重点放在与时代关联最为紧密的前沿科技上,比如纳米技术、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以及外太空探索等等。

他的观点得到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的高度赞同。“亲子共读,绝对身教胜于言传。父母指望孩子能拿着书读,而你们却拿着手机IPAD不放下,这怎么可能呢?”他提出,父母要和孩子一起做读书人,还要一起做朗读者,最后还要做孩子的对话者。“孩子读书时输入,表达是输出,家长这时候就要分享、倾听并反馈,这样才形成真正的交流。”

有作家表示,许多看似“不解决问题”的童书,其中却有一条“秘密通道”,帮助找到童趣世界的入口。比如《夏洛的网》
绘本里对小猪与蜘蛛情义相托的画面再现,告诉孩子如何维系友谊;《小黑和小白》
用一黑一白两个角色创意,讲述了他们走出“舒适区”迎来斑斓天地的故事;《婴儿游戏绘本》则以儿童视角用游乐方式介绍外面的世界。这些作品无不有着丰富趣味和解读空间。

“儿童科普不是小儿科,里面其实有大学问。成年人有了一定的学习基础,讲道理就听得懂,但是孩子们没有基础,就需要有趣、创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王渝生说。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极其称许《小书迷王国儿童阅读指导报告》中的分级阅读、多元阅读的理念。他指出,分级阅读的理念在欧美已经有了七八十年的历史,而在中国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这个理念还需要大力推广。

而一旦放任功利阅读的焦虑弥散,就容易忽略对童心的观照。亮相童书展的爱尔兰作家克里斯·霍顿有个观点:“给孩子讲故事就好像给大人讲笑话一样,有时忍着不笑等待悬念,还有什么比这更自然、更纯粹、更具有传染性的喜悦呢?”或许能带给人这种感受的童书就可以称为一部有质量的童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