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良渚王国》这部作品,国内首部良渚主题童书《五千年良渚王国》也正式亮相

商务君按:7月初,良渚古城成功申遗的消息轰动国内外,当天下午,紧随消息公布,国内首部良渚主题童书《五千年良渚王国》也正式亮相。它历时一年创编而成,熔铸了良渚遗址丰硕的考古成果,其背后有怎样值得被记录和传播的故事?

从2007年良渚古城的发掘,到2016年大型水利系统的发现,“良渚”二字频繁跳入公众视野。“良渚文化”在考古界的地位越来越重,影响力越来越大,但大部分人仅限于听闻,并不能详述出一二三来。《五千年良渚王国》这部作品,策划之初就是希望用一本深入浅出的权威“小书”,让孩子包括家长全面地了解良渚文明之精髓。

摘要:良渚文化对其他地区的影响,良渚文化怎样传播等,还需要不断深入研究。
人物简 人物简介]刘斌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

7月11日晚,刚刚在阿塞拜疆参加完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古城遗址重要发现者刘斌风尘仆仆地回到杭州,就在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举办的新书发布会上向小读者推荐了新鲜“出炉”的《五千年良渚王国》一书。

2018年1月26日,“良渚古城遗址”申报2019年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经调研发现,国内市场上有关良渚的图书多为考古研究类专著,并没有面向青少年的高品质普及读本,于是,《五千年良渚王国》的选题便应运而生。

这部作品的策划缘起,也有偶然性。2018年1月初,与同窗好友余靖静、曾奇琦闲聊国内外绘本的出版状况,新华社记者出身的余靖静提出,良渚值得关注。她跑了十来年的考古文化线,有关良渚古城遗址即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消息早有耳闻。同年1月26日,良渚申遗之事尘埃落定。可以说,这部图书的策划最初源于这位资深文化记者的新闻眼光,而且几乎是踏着良渚申遗的节点申报的选题。

  良渚文化对其他地区的影响,良渚文化怎样传播等,还需要不断深入研究。

带着油墨香与广大读者见面的,还有浙江大学出版社“良渚文明丛书”、浙江古籍出版社《良渚玉器线绘(增补版)》等书。出版界何以在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的第一时间就推出一批相关图书?《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专访了相关出版社负责人。

编创共进,跨学科趣味探索

曾奇琦是高校动画插画专业的副教授,对绘本非常感兴趣,在美国访学期间心生绘本创作的念头。选题明确后,我们盛邀良渚古城发现者刘斌参与共同创作,有心助力青少年考古科普的刘老师欣然应允。三位作者虽各为业内翘楚,但均为首次涉猎童书创作,因而在图书定位和创作过程中,时不时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碰撞和火花。身为考古学家,刘斌反而建议图书不要拘泥于考古知识的呈现,他倾向于故事演绎,给这本图书更广阔的创作空间;余靖静则想跳出知识点的束缚;曾奇琦一直纠结于如何平衡考古严谨性与绘本趣味性的结合。我们研究了大量有关良渚的信息和知识,鉴于有关良渚文明的历史记载几乎没有,大部分信息得靠考古鉴定,故事演绎较难把握尺度,故而打算采用知识科普及趣味演绎的形式。知识点通俗易懂,画风既要契合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厚重,又要用当代孩子喜爱的表现形式,力争形成独特的风格。

  人物简

察视时机 稳准投入市场

选题确立之后,我们开始阅读相关的资料,包括一小部分考古报告。这才知道,良渚人并非是一个小部族,他们自成一国,创造了极为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并非安居小洲,而是将周围的山水都纳入王城的规划,组成了工程量巨大的水利系统;他们并非露天席地,而是建筑了高大的宫殿土基、厚实的城墙,乘船出行,饭稻羹鱼;他们并非闲散褴褛,而是痴迷玉器,制作陶器,有统一的神明信仰,并有规范的祭祀仪式……这个古国早已消失,但是它的影响力却没有断绝,深远地影响了中华文明。我们对它的了解竟如此之少。

这下,重担就落在了曾奇琦身上。曾奇琦结合动画和插画专业的特色,出色地完成了插画风格的定位。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副院长王小松教授评价,该书“以经典的青绿主色贯穿首尾,将五千年前的水泽之国一一描绘,使清新怡人的江南古风跃然纸上”;同时“将传统的油墨风格与漫画手法结合,又将敦煌壁画艺术、汉砖艺术、现代漫画的元素融入创作中”,让孩子在了解良渚王国的同时,感受到美的历程。

  人物简介]刘斌

继7月6日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并正式成为中国第55处世界遗产后,7月7日,“良渚文明丛书”首发式在杭州举行。

在申遗成功之前,良渚文明的知名度和它的考古价值是不甚匹配的,很多人可能跟我们一样,只有一些零散的认知。作为少儿出版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将中华五千年文明之源更为通俗易懂地介绍给孩子们。

图书最终以水、城、玉三个核心角度,描述了良渚文化的兴起、成熟与辉煌。良渚以完整的古城挖掘和领先同时代文明的水利系统闻名,但图书却以玉作为收束,落脚于良渚神徽所代表的精神信仰,来烘托良渚文明立足于世界文明的文化意义。良渚古城遗址作为“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圣地”,将中华文明有据可考的历史从3500年直接拉至5000年,与古埃及文明、苏美尔文明、哈拉帕文明站立在一起,成为五千年前人类最为璀璨绚丽的文明之一。图书刚巧在2019年7月6日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当天首发,将选题节点的巧合延续至出版之时,幸甚。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良渚古城重要考古发现和申遗的全程参与者。

“这套书汇集了良渚遗址80多年考古历程中的重要发现,也凝聚了考古工作者们扎根良渚30多年的心血,为人们了解良渚文明架起了桥梁。”浙江大学出版社社长鲁东明在首发式上表示。

我们最终选择了图画书这一形式,邀请良渚古城发现者、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领衔执笔,原新华社参与良渚相关报道的记者余靖静以及浙江科技学院动画系系主任曾奇琦共同创作,试图打造一本集知识性、权威性、趣味性于一体的历史文化科普书。

(楼倩: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文学出版分社社长,副编审。从事童书编辑十余年,深耕儿童文学出版。)

  7月16日,良渚古城遗址出土的玉器齐聚故宫“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这是10天前入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良渚古城遗址首次大规模文物展。

“良渚文明丛书”共11册,定位为面向大众的通俗类科普读物,从不同主题系统讲解了良渚文明的重要方面,通过考古工作者们的宝贵经验和大量挖掘现场图片,深入浅出地做好良渚文化遗产知识的传播和普及。

在创作过程中,困难不少。考古研究成果数量巨大、专业性极强,如何去约束和组织?历史文化知识厚重而丰富,如何深入浅出地讲解?考古学严谨严肃和儿童绘本的趣味性,如何平衡和把握?一切都需要在创作中不断地调整和打磨。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刘斌随文物来到北京。他告诉记者,此次展览的动议始自5年前,经过半年多筹备策展,17家文博机构贡献了藏品,促成此次良渚文化最全的一次文物大展。

阿塞拜疆传来激动人心的消息,《良渚玉器线绘(增补版)》也几乎在同一时间面世。除了一般的书店,良渚博物院、刚刚开放的良渚遗址公园,都出现了它的身影。

图片 1

  刘斌是良渚古城重要考古发现和申遗的全程参与者。1985年的8月,他从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当时浙江所并不是考古热土,但时任系主任、后来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先生告诉他,长江下游是个独立区域,文化面貌单纯,做考古是块好地方,可以很快熟悉入门。

“我们必须‘万事俱备’,只待阿塞拜疆‘一锤定音’。”浙江古籍出版社副社长魏晓丽告诉记者,在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之后,该社将《良渚玉器线绘(增补版)》的推出时间定在6月底至7月初。

《五千年良渚王国》书摘插图

  刘斌赶上了好时候,从入职第二年开始,良渚重要遗址如井喷般出土:1986年,反山遗址被发现,举世著名的良渚大墓——反山12号墓现身,至今为止个体最大的玉琮和玉钺出土;1987年,瑶山遗址被发现,确认11座良渚大墓与祭祀址;1987及1992~1993年通过对莫角山遗址的发掘,确认了大型宫殿基址;2007年,良渚城墙终于被找到,良渚古城重现天日。

5000年前的良渚古城究竟什么样?如何把悠远神秘的良渚历史讲给孩子们?国内首部良渚主题童书《五千年良渚王国》填补了相关青少年普及读物的市场空白。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汪忠表示,希望孩子们打开《五千年良渚王国》,就能够感受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在震撼内心的同时树立文化自信。

作者与编辑团队多次相约良渚遗址考古保护与研究中心,讨论书稿的结构、细节、画面表现等方方面面的内容。从初春到盛夏,我们在刘斌老师的办公室里进行了多次讨论与书稿修改,刘斌老师捉着一支笔,便能文不加点地一路写下去。向刘老师请教文稿的表述细节时,他经常毫不吝啬地为我们介绍良渚文化的知识和考古成果,说到高兴时,他会露出有点天真的笑容。修改书稿之余,他也会兴致颇高地谈起良渚文化的推广和普及。我们能感受到,考古三十多年来,他以考古学家面对学问的赤诚,在这本书里投入了对孩子的热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得到了良渚遗址考古保护与研究中心诸多研究员的支持,其中包括青年考古学者朱雪菲、宋姝、武欣等,他们以极大的耐心和细心对本书初稿提出了建议和意见,从中可见学者的严谨与热忱,让我们深受感动。

  经历良渚考古发展最快的30余年,刘斌认为,良渚遗址发掘最重要的经验是考古与保护并行,这成为申遗的重要基础。目前我们对于良渚的了解还是框架性的,对很多细节尚不了解,诸多未解之谜需要持续的考古发掘来解答。

精选角度 直抵读者需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