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米罗适合做中国的题材吗,我们可以把它解读成一个环保故事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柠檬蝶》讲述了一个凄美动人的故事,这是一本由中国作家曹文轩和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共同创作的图画书,曹文轩和罗杰·米罗都是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柠檬蝶》这本书入选了原创图画书年度排行榜前十,荣获了第五届中国童书榜最佳童书、第九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优秀奖等诸多奖项。

近日,中国首位国际安徒生奖得主、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出席美国华盛顿大学举办的“多萝西·布里利演讲”(Dorothy
Briley
Lecture,简称“布里利演讲”),其图画书代表作《羽毛》《柠檬蝶》大受欢迎,现场拍卖2250美元(约合1.5万元人民币)。

有一次,我在展览中看到罗杰·米罗的画,兴奋之余把展览现场的照片发给他看,他则回了一幅花朵的照片——那是他在自己母亲的院子里拍的,花朵多变的形态加上巴西浓郁的色彩和造型风格,就是罗杰·米罗最好的艺术诠释。

“泉州是一座美丽的梦想之城,让每一个有追求梦想的人梦想成真。”昨日,“海丝文化的交流之旅——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大师罗杰·米罗泉州行”交流活动在市区中骏世界城举行,这位来自巴西着名的插画家以“海丝之路”为主题创作了一幅特别的作品献给了泉州的人民,他说这幅作品的创作灵感是来自于泉州城雕上的“飞天”,他想用这幅作品来表达自己对泉州的热爱。
这次的活动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指导,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泉州市委宣传部、市教育局、市文广新局主办,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泉州市分公司和《幼儿画报》杂志社承办。
古老海丝文化牵手巴西现代艺术
“海上丝绸之路让我来到这里。”罗杰·米罗说,泉州千百年来灿烂的海丝文化,是泉州人民在努力追求新的生活、传承历史的文脉,这锲而不舍的海丝精神与艺术家的创新精神是共通的,这也是他选择泉州作为此次文化交流之地的重要原因。
现场,主办方精心安排了插画大师艺术心路分享、读者互动、《灵瓷祈福》纪念品首发和“我心中的光明之城”小手画泉州手绘明信片征集赛启动等一系列“海丝文化交流”的活动,古老的海丝文化和巴西的现代艺术进行交流碰撞,让中西文化在泉州再次对话交融。
罗杰·米罗不仅是插画家,还是着名的作家和剧作家,他2014年所获得的安徒生插画奖被誉为世界儿童图书界的“诺贝尔奖”。此次泉州分享活动从他与曹文轩合作的绘本《羽毛》开始,曹文轩于今年4月份获“国际安徒生奖”,这是中国作家首次获此殊荣。此前,曹文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与罗杰·米罗相遇,绝对是我写作史上的重要事件。他的插画,有巴西文化里特有的美感,有富有热带感的颜色。人类基本的价值观与时空隔断是没关系的。这样的合作是文化优生学。”
“《羽毛》的成功合作让中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走在一起,自己通过这本书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也正是因为这种合作让巴西文化传播到中国,来到泉州这座美丽的城市。”罗杰·米罗说,自己此前通过阅读了解泉州这座古老的城市,也因曹文轩来过泉州而对这里备感亲切,但通过现场感受后心中的热爱之情剧增,这里独特的人文气息和热情的人民,不断触动自己的灵感,这将让自己描绘出更多的“泉州故事”。
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联主席许旭明代表主办方致辞时说,当前,泉州人正在进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先行区的建设,此次罗杰·米罗莅泉交流,希望与巴西的文化交流能象秋水长天一样辽阔而高远。
“每个小孩都是天生的画家”
罗杰·米罗自幼喜欢中国的文化、哲学、诗歌和自然美景,他在读者互动环节说自己是在地球的另一端,通过阅读了解中国的。“阅读可以更好地认知自己,了解别人,体验到更加丰富精彩的人生。我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阅读,这让自己尽情地畅游喜欢的世界里。”
“每个小孩子都是天生的画家,有着无限的可塑性。画家不是教出来的,如果让我教小孩子画画,我不会刻意去教技巧和法则的东西,而是会尽量让大家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通过绘画让人与人之间更好交流,让自己和心灵进行对话。”罗杰·米罗说。
互动环节即将结束时,有个小朋友频频举手。罗杰·米罗看到后,打断主持人的话再特别增加了一次提问机会。原来,这位小朋友现场与大家一起看到了罗杰·米罗亲手制作的《柠檬蝶》样书,深深地为该书独特的装帧设计艺术打动了,好奇地问:“这本书中的蝴蝶夜里会发光吗?”“会的。我会用特殊的颜料来画它。它不但会发光,还会有不同的颜色。你的问题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非常棒的问题。”罗杰·米罗说。他们精彩的“对话”博得了现场阵阵掌声。
《柠檬蝶》是罗杰·米罗与曹文轩合作的又一经典作品,罗杰·米罗还向到场的读者透露了一个令人激动的好消息:《柠檬蝶》将于2017年在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幼儿期刊《幼儿画报》中刊登,随后出版单独绘本。“艺术和文化是不分国界的。”罗杰·米罗说,就像《柠檬蝶》一样,书的一边是巴西,另一边是中国,同时包融着全世界。搜索复制

曹文轩的图画书创作开始于2010年。那时,“图画书”的概念进入中国才短短几年(有人曾将2008年称为“中国图画书元年”),经过最早一批图画书阅读推广人彭懿、梅子涵、朱自强、王林等的大力推广,中国对图画书的认知从一片空白到逐渐了解,世界各国最优秀的图画书作品也陆续被引进到中国。自2009年起,由中国台湾信谊基金会发起的“信谊图画书奖”与中国香港陈一心家族基金会发起的“丰子恺图画书奖”设立并颁奖,进一步激励了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发展。

在排版、装帧、材料选择上,我们花了大量功夫反复揣摩,设计出了不下七八种方案,几乎严苛到了不近人情的程度。比如:排版上,用什么字体、多大的字号行距看起来更有美感、更舒适;文字、画面位置,是高了还是低了,是靠左了还是偏右了,已经精确到了毫米;每一个句子的回行力求落到一个标点上,不会从一个词中间断开,排版就像诗一样,甚至把文字排成了蝴蝶飞翔的痕迹等。装帧上,反复尝试后决定采用方脊经折装,使书显得挺括,也便于展开、立起。在材料的选择上,印刷用纸力求达到像鸡蛋里的那层薄膜一样,有温润的手感和非常好的色彩还原度;塑料外封要求透光性、柔性要好,不易伤手,不易产生折痕。所有的细节都力求和这本书的整体气质相符,我们就像雕玉的工匠一样,“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数字化时代,纸媒是否即将覆灭?出版业是否正在走向没落?阅读方式的改变对传统写作有何新要求?曹文轩说:“身处如此数字时代,我以为聪明的办法就是忘掉它。你只需惦记着你作为一个作家应该惦记的那些问题:你写的是文学作品,你的作品必须坚持文学的基本面,坚持文学性,你要让你的每一部作品都无愧于艺术品。作为作家,保证作品的质量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内容为王——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第三幅:非常自然的,蝶化为柠檬鱼,生命在另一种方式中延伸。

而这根幸运“羽毛”的征程还在继续。2014年以来,曹文轩与英国华裔插画家郁蓉合作出版了图画书《烟》《夏天》;他的图画书国际合作项目“中国种子世界花”已经把中国的故事种子带到了意大利,与意大利插画家合作出版了《小野父子去哪儿了?》《帽子王》《我不想做一只小老鼠》;带到了塞尔维亚,与塞尔维亚插画家合作出版了《风吹到乌镇时累了》;带到了丹麦,与丹麦插画家合作出版了《远方》;最近又带到了印度……在曹文轩的背后,在更多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和出版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原创图画书和原创儿童文学作品正越来越多地被输出到世界各地,集羽成翼,在世界儿童文学的天空中展翅飞翔。

《柠檬蝶》作为一本故事类图画书,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这本图画书也被很多外国人理解和喜爱。可以想象,如果我们继续像柠檬蝶一样不忘初心,勇往直前,终将到达中国原创图画书的灿烂花田。

同一本书的作家和插画家双双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是国际首例,是坚持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典范,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创新实践。

第一个折页充满了绿色,一如他以往的画,植物被设计成不同的图形,画面非常丰满,令我不禁想到:柠檬蝶所要去寻找的花田,究竟是怎么样一幅更加丰盛的视觉景象?

处理得最妙的则是那根羽毛,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侧立一旁,既存在于每个画面之中,又独立在单个画面之外,成为一种孤单而坚定的形象。而当故事的最后,它找到它自己欢喜自在的归宿时,这一根孤零零的羽毛回到画面中央,回到了它平静而柔软的本真状态,孤独却圆满。

《柠檬蝶》的故事很简单,但它的含义却是丰富的,它可以有多种解读。我们可以把它解读成一个环保故事,或者一个生命再生的故事,但毫无疑问的是,曹文轩的这篇作品是具有文学和哲学美感的,语言像诗歌一样,足够优美。那只柠檬色的美丽蝴蝶执着追寻花田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它的身体、生命以及灵魂都闪烁着光芒。

发展中国原创图画书  敞开胸怀,拥抱中西

第一幅:未知。

随着故事节奏的加快,图画也从4页画面讲一只鸟发展到一页画面讲4只鸟,色彩从色温低的粉、橙、红逐渐升高,渐变为棕、蓝、绿,将羽毛从情绪饱满平和到失望焦急的变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与文字珠联璧合。更让人惊喜的是罗杰·米罗对不同鸟儿的形象塑造,那不完全是中国的鸟,也不完全是巴西的鸟,罗杰·米罗将他眼中的中国元素、巴西气质与故事做了创造性的结合。

果然,米罗拿到文稿后,就一下被这只柠檬蝶打动了。他认为图画书不仅是一种视觉艺术活动,同时也是一种表达哲学思想的载体。从米罗此前的作品《羽毛》的效果来看,米罗尤其擅长这种具有哲学思想的图画书创作。

会议现场,曹文轩讲述了《柠檬蝶》的故事内容,在场嘉宾从找到花田的喜悦转变到蝴蝶被淹没的悲悯难过,直到最后一句“有一种鱼,也叫柠檬蝶”的豁然。曹文轩多次提及,这种体现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蕴含的老庄“向死而生、循环往复”的哲学思想能被外国友人理解和喜爱,让他感到震惊且难忘。

紧接着是令人击节的意外——连着三个折页的留空,连蝴蝶本身都是镂空的,旷野、河流、大风……所有的景物都需要想象。即使面对空白,伴着曹文轩的文字描述,我们依然能在头脑中补充出流动的画面——想象力需要被“空”出来,才能发生。

曹文轩的故事里写翠鸟站在水边,但罗杰·米罗没有让翠鸟站在河边或者池塘边,而是用一排排的中国鱼缸来表现;故事里写大雁飞远,他没有表现天空,却让大雁飞上了美人肩瓷瓶,以青花瓷的形式来表现天高雁飞离的画面;故事里写野鸭,他画在青花瓷瓶上的却是一只中国文化中具有特殊地位的鸳鸯……那高饱和度的热情色彩,那如梦幻般恣意的线条,还有那一只在故事里没有出现过的白琵鹭,是属于他——巴西人罗杰·米罗的。白琵鹭在中国分布繁殖比较常见,但在巴西却非常稀有。在罗杰·米罗的序言里还提到,在古埃及的《死亡之书》中,人们会通过比较心脏和羽毛的重量来衡量一个人的人格。他创造性地用这只巴西人眼中珍贵而神圣的鸟儿来作为整本书的封面,让这个故事获得了文字本身之外的,更为丰富的内涵。

然而,选择依然是艰难的。有人喜欢白版的设计手法之奇巧,真正把一篇文学作品变成了建筑艺术,打破了对图画书的想象;有人却喜欢彩版丰富、热情、浓烈、直观的色彩。经过在编辑群、读者群和幼儿园老师中多轮调研之后,我们决定两个版本都保留,彩版的《柠檬蝶》刊登在《幼儿画报》上,让两种不同风格又同样具有艺术之美的《柠檬蝶》都呈现在读者面前。一篇作品有了两种不一样的表现方式,还真是意外的惊喜。

坚定文化自信 中国哲学思想引起外国人共鸣

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一位外国艺术家——罗杰·米罗。

罗杰·米罗 曹文轩《羽毛》封面《羽毛》插图

就文学性来讲,这篇作品无可挑剔。但是,因为是由米罗操刀,文学作品的翻译是一个难关,只是把中文翻译成英文是不行的,英文同样也要有文学的美感。于是在英文译文的基础上,我们邀请了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前主席、资深出版人亚当娜对译文进行了润色,确保英文同样生动地表达了这篇作品中的情感和思想内涵,在英文也能达到国外出版的要求后,把这篇文学作品变成图画书艺术刚刚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儿童文学作为正在崛起的重要图书门类,其发展受到了世界出版界以及作家们的广泛关注。此次会议,曹文轩即以“超越国界的影响力:儿童文学在数字时代的传播力量”为主题发表演讲。

这一页的场景描述和戏剧感都是藏起来的,“藏”也是空白的一种机妙。

世界已经看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