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儿童诗歌创作得失,中国儿童诗歌的创作和理论

日前,首届“童诗现状与发展”研讨会在安徽举办。会上,专家们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儿童诗歌创作和理论得失,借鉴国外儿童诗歌创作和理论经验。

新中国成立以来,儿童诗歌创作硕果累累,从郭风、金近、圣野、任溶溶、鲁兵、柯岩、金波等开始,
70年来涌现出一代又一代倾尽心血才智,致力于儿童诗歌创作的优秀诗人,为新中国的亿万少年儿童奉献出大量闪烁着智慧灵光、散发着艺术气息的佳作,在塑造孩子们美好的心灵、培养他们健全的品格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中国当代儿童诗歌一直并未获得独立和清晰的理论支持,其教育功能、艺术特征并未得到与之相匹配的挖掘和彰显。为了改变这一局面,充分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儿童诗歌创作得失,深入借鉴国外儿童诗歌创作经验和理论成果,
8月20日、
21日,由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主办首届“童诗现状与发展”研讨会在安徽省黄山市举行。研讨会上,众多诗人、学者围绕着与童诗写作密切相关的各个学术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首届“童诗现状与发展”研讨会日前在安徽宏村举行,黄怒波、方卫平、王泉根、冯臻、崔昕平、金莉莉、陈树才等学者、评论家、翻译家围绕“童诗写作与审美”、“儿童诗的研究现状与发展方向”“童诗教育、翻译与传播”等话题,总结了中国儿童诗歌70年来的创作和理论得失,借鉴国外儿童诗歌创作和理论经验,以中国儿童诗歌的名义向新中国成立70年周年献礼和致敬。

新中国成立迄今,从郭风、金近、圣野、任溶溶、鲁兵、柯岩、金波……开始,涌现了几代中国儿童诗人。虽然硕果累累,但中国儿童诗歌一直作为儿童文学的一部分,缺乏独立和清晰的创作学理、理论支持。

众多与会专家在对当代童诗创作所取得的成绩进行了充分认可后,也对其中的若干问题进行了分析。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方卫平认为,缺乏有穿透力的文化思考和有厚度的文化内容,已经成为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的症结。儿童文学有别于一般文学的重要性质在于,自它诞生之日起,便天然地背负有化成儿童的文化责任。这种广义的教育性使得儿童文学从来不能像成人文学那样撇清自己对于读者的责任。综观近年来出版的面向青少年读者的文学作品,在写实类作品中,除了被尽可能游戏化、艺术化了的儿童当下生活外,很少见到有重量的文化内容,而在幻想类作品中,那些游戏化的幻想空间所承载的文化含量往往更为稀少。这样的儿童文学作品能够为成长中的儿童读者提供的新的“吸收物”自然也十分有限。儿童文学作家对技法的追求达到一定的成熟度之后,自我重复的技法本身倒容易退化为一种便宜的写作策略,作品的技艺打磨越是精细,其艺术上的某种内在缺陷反而越是明显。近年来,一些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也在有意识地尝试和坚持一种文化姿态的写作,但相比于世界儿童文学在文化底蕴和文化思考的层面所达到的最高位置,中国儿童文学还落在后面。甚至可以说,目前中国儿童文学与世界优秀儿童文学之间,不是文学的距离,而是文化的距离。

儿童诗歌无疑是人类成长最早、最喜闻乐见、最自觉汲取的文学形式,是一个国家国学启蒙教育的发端。郭风、金近、圣野、任溶溶、鲁兵、柯岩、金波……在70年的发展中,中国儿童诗歌涌现出了几代诗人。虽然创作硕果累累,但一直匮乏独立清晰的创作学理、理论支持,其教育性和艺术性、功能性,也并未得到与之相匹配的挖掘和彰显。正是出于推动儿童诗歌创作和理论两个”金色轮子”共同发展、将儿童诗歌作为专门学术单元建设的愿望,本次研讨会召集了来自全国、乃至国际上在儿童诗歌领域卓有名望的学者、翻译家、诗人、作家,进行讨论。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国诗歌见证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跌宕起伏,并始终站在中国白话文写作的前沿,但中国儿童诗歌无论在中国诗歌还是中国儿童文学中,均非专属门类,其教育性和艺术性、功能性并未得到与之相匹配的挖掘和彰显。专家们指出,把儿童诗歌作为专门的学术单元来建设,是新时代文学的迫切需要;让儿童在童诗中滋润心灵、培育审美、汲取文化,关乎民族的未来、社会的和谐,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的重要基石。

吉林省作协副主席薛卫民结合自己40余年的创作经验表示,当前散文化、碎片化、段子化的儿童诗不仅已经大量存在,还在源源不断地涌现。诗可以有散文性,但不能过度散文化。新诗的篇幅自由,分节自由,分行自由,押韵自由不押韵也自由,可以说已经把“散文性”用足了,把“散文美”的优势借用、化用到了。继续的放纵便会导致散文化。套用“浅阅读”的说法,很多童诗写作是“浅写作”
。浅写作的一个“优势”是能轻松地把一些流行风潮、时尚元素融进自己的作品中,把一些优秀诗歌的表象点染到自己的写作上。而任何有效的写作都是创作,创作的原创性往往是在不断难为自己、否定自己中实现的。每个童诗写作者,都需要认真地难为自己、恰当地否定自己。

“从儿童诗歌开始培育一个民族的审美能力,这关乎到民族的未来。”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