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儿童文学的文脉始终与新中国共同成长,此次大会既是对40年来浙江儿童文学获得成就的一次总结

老作家金志强身患重病,19年来一直依靠透析治疗维持生命,依然坚持创作、出版儿童文学作品。谈起自己的生活和创作,他说:“人是要有点精神依托的。尤其是在病魔来袭,生命面临考验之时,更应该有一颗不衰竭的童心。……我坚信,我的生命不会简单地逝去,因为有儿童文学陪伴着我,儿童文学使我快乐,更带给我力量。”

我们正处于激烈变革期的新时代,儿童文学本身也在剧烈变化和发展之中,与会的不少学者、作家、出版人、期刊主编对儿童文学的创作手法和题材如何响应时代、如何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探索儿童文学新的传播渠道等话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评选年

与此前的《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相比,《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同样描摹了100个四到十五岁孩子的梦,不同的是,不同时代的孩子拥有不同的生长环境和精神状态,于是作者在《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写作中,更加注重紧贴时代发展的脉搏,既与时俱进地选择了当下人们较为关注的热门话题,又不刻意回避现实矛盾,全然以孩子的梦境为出发点,以全景展现的方式生动真实地呈现了当代少年儿童生活的图景与丰富多元的内心世界。

作家、评论家赵霞认为,近年不少儿童文学写作越来越多地从一个观念起笔。当下受到关注的“主题出版”,即是典型的观念激发写作。这一现象有其积极的意义。它促使儿童文学作家有意识地越出个人经验相对狭小的圈囿,向着广袤的地理空间和历史时间敞开写作的笔墨。但是,观念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一个与童年有关的正当观念,直接拿来演绎为儿童文学的艺术,可能是有问题的。同时,如何借助文学的独特表达,反思和推动童年观念的革新,也是当代儿童文学面临的集体课程。

儿童文学创作与儿童文学出版、市场密不可分,本次与会的作家、学者和出版人对儿童文学市场和需求进行深入探讨,一致认为中国儿童文学呈现了飞速发展的态势,尤其是近些年来,原创儿童文学在广度与深度上不断拓展,丰富的题材、多元的风格,自觉的艺术探索,彰显了当代儿童文学作家对童年的多维度的表达。而市场需求的增大、出版的繁荣,也在客观促进创作队伍的壮大,出版界可以更主动地协助作家在中国社会文化语境、儿童生活情状里,立足于社会现实、少年儿童的生活现实,立足于孩子们成长需求的现实,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历史题材写作方面,两部以抗日战争为背景的小说值得关注。左昡长篇小说《纸飞机》以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对重庆的大轰炸为背景,从孩子的视角讲述那段惨痛的人间悲剧,是青年作家书写大历史的一次成功的尝试。薛涛“少年满山”系列新作《第三颗子弹》继续书写在抗日战争背景下,男孩满山的成长故事。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陈晖评价该书是一部表现了中国社会波澜壮阔的变革与变幻的气势磅礴的大书,它呼应了时代的激荡与脉动,而在写作手法上,它借助梦境进行了或客观或主观的抒写,在现实与幻想间腾挪穿越,赋予了这部作品时代气质与诗性品格,另外,她还肯定了该书在创编一体的艺术创作和出版模式方面的锐意尝试。

评论家钱淑英认为,浙江儿童文学作家在文类、题材、风格等方面呈现出多元发展的态势,以鲜明的文学形象,从不同向度显示了浙江儿童文学的魅力与高度,并在整体上延续一种共有的文脉。老一辈作家有陈玮君、田地、吴少山、杜风、金江、沈虎根、倪树根、朱为先、李燕昌、张光昌、屠再华等;新时期以来的作家有张微、冰波、张彦、李建树、余通化、谢华、孙建江、金志强、夏辇生、张婴音等;进入新世纪后,涌现了汤汤、小河丁丁、毛芦芦、赵海虹、王路、常立、吴洲星、吴新星、徐海蛟、孙昱、杨邪、金旸、慈琪、孙玉虎等新生代作家。理论批评方面,出现了蒋风、韦苇、黄云生、楼飞甫、吴其南、方卫平、孙建江、周晓波、陈恩黎、赵霞、胡丽娜等研究者。钱淑英评价说:“浙江儿童文学作家是一群低调勤奋的耕耘者,他们有着农夫耕作般的执拗姿态、有‘高雅的土气’的艺术品质,同时也是一群独立清醒的思考者、探索者。”

冯臻认同当下儿童文学创作题材多元化的特点,他介绍了《儿童文学》刊登的多部作品——黄文军的《去外滩抓狼》,以孩子的游戏性想象来表现孩子的精神世界;李光宇的《此心安处》,以虚实结合表现孩子对爱情的最初理解;顾抒的《南歌》,以作者特有的神秘轻灵文笔,将青春期少年自我的迷惘,以及身份的重新确认做了细腻的刻画,尤其是在故事套故事的结构中,紧紧围绕“我是谁”这一哲学命题,完成了文本意义的相互指涉,作品既有对少年成长之痛的治愈力量,又有对“数字化生存时代”里个体价值的思索。

二是少数民族儿童文学填补了空白。由叶梅主编的“金骏马”民族儿童文学精品丛书从2016年10月开始,陆续出版了土家族作家宋庆莲的《风来跳支舞》、蒙古族作家韩静慧的《赛罕萨尔河边的女孩》、纳西族作家和晓梅的《东巴妹妹吉佩尔》、达斡尔族作家晶达的《塔斯格有一只小狍子》、壮族作家周耒的《铜鼓和猴王》等作品。由张锦贻主编的“中国当代少数民族儿童文学原创书系”,推出了藏族作家觉乃·云才让、维吾尔族作家阿瑟穆·小七、回族作家马金莲、蒙古族作家陈晓雷、哈萨克族作家图尔洪·米吉提、景颇族作家玛波、壮族作家黄钲、拉祜族作家李梦薇、土家族作家苦金和满族作家王立春等10位作家的小说。这些作家都是少数民族作家中的佼佼者。他们中有的已经出版过多部儿童文学作品,有的一直在写儿童诗,第一次写儿童小说,有的出版过多部文学作品但没有写过儿童文学,有的是资深儿童文学编辑,在两位主编的号召下,都写起了儿童小说,把笔墨对准了当下本民族儿童,在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里展现出本民族独特文化气质在孩子们身上的传承和发扬。这两套丛书对于当下中国儿童文学,可以说填补了一项空白,大大地丰富了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的表现疆域,也为当下儿童文学的艺术探索打开了新的途径。

4月24日,由儿童研究院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联合举办的《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作品研讨会,在红楼会议室举行。《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湖北省作协副主席董宏猷的最新力作,这是他继《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出版三十年后与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的再次合作。

这些年来,作家毛芦芦以故乡衢州为地理背景,创作了一批战争题材、民工子弟题材的儿童小说和儿童散文。她在报告中谈到了自己的“土地情结”。她称自己是个“民间写作者”,期待“更深地回到乡土,把自己的乡土故事说好”,“走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儿童文学理论家孙建江对本次研讨进行了学术总结。他指出,浙江儿童文学年会本身就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浙江儿童文学年会始于1980年,迄今已足足38年了。这样有主题、有规划、有愿景并且持续进行38年之久的儿童文学年会,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以至于“年会”本身也成为了浙江儿童文学的一道独特风景。

2017年儿童文学创作呈现出一些不同于往年的特点,比较突出的有以下五方面。一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品涌现。韩青辰的小说《因为爸爸》书写人民警察的孩子,让我们近距离感受到这些当代英雄的家庭生活,体会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也就会对他们多一些敬意,多一分理解。孙卫卫的小说《一诺的家风》以外来儿童唐一诺的校园生活为依托,写出了家风对孩子道德品质修养的重要性。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约请儿童文学作家书写江苏“美德少年”的故事,以文学的方式书写孩子们身边的美德故事,2017年已经是第四届了。这些作品篇幅都不长,作家们通过深入采访,抓住所写对象身上最闪光的一点,清晰明了地写出来,让孩子们能够近距离体会身边的“美德”,对于宣传、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效果很好。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出版人、作家孙建江则认为《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不仅具有当下性,而且关注一百个孩子中国梦的差异性,是一次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完美融合,他还从儿童文学出版人的角度肯定了这部作品作为一个独特存在的艺术价值。

评论家陈恩黎在报告中分析了今天的“融媒时代”对于儿童文学意味着什么,同时,当“图像”在“媒介融合”中蓬勃生长之时,对“图像”的重新认识与阅读成为未来儿童文学研究的必然选择之一。她呼吁儿童文学作家和评论家更关注“融媒时代儿童文学中的图像隐喻”。

儿童文学的创作生态

年度值得关注的五大亮点

中国作协创研部理论处处长、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朝全从佳话深扎独特童趣厚重中国情怀自由八个关键词入手,层层深入地对本书的辨识特色、历史传承、创作方式、写作内容、意义价值给予了全面精准的总结,认为《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是一种贴近儿童的观察和抒写,它具有很鲜明的时代气息,是一种传统与现代交织的写作。

三、面对“新时代”和“新儿童”,保持姿态和品格,建立新高度

儿童文学还可以怎么写

近年来发展迅猛的图画书,在2017年出现了不少具有浓浓中国味的作品,给图画书市场带来一股清新的中国风。《中国绘·诗韵童年》丛书收录了高洪波、金波、樊发稼、徐鲁等多位名家的儿童诗,配以画家梁培龙的中国画风格的插画,带来和谐静谧、悠远绵长的意境之美。还有表现中国传统文化、民俗文化的王亚鸽著、朱成梁绘的《打灯笼》,保冬妮著、于洪燕绘的《牧童》,保冬妮著、陈波绘的《绣花儿》,秦文君著、郁蓉绘的《我是花木兰》等,也都是富含中国传统文化之美的作品。曹文轩著、巴西画家罗杰·米罗绘的《柠檬蝶》则是中西合璧的图画书的代表作,文字的深意在画面的衬托下更加幽远深邃,大大增加了作品的阅读空间。

我校儿童研究院研究人员钱淑英、胡丽娜、赵霞分别从儿童观、童年感觉、真实性的把握、现实主义等角度切入,温和坦诚而又不乏理性与专业地分析了该书的文学价值,同时对其在语体的选择、细节的打磨、梦境与现实的衔接等方面的不足之处提出了具体而微的意见。

当下的浙江儿童文学作家群,是中国儿童文学界一支重要的力量,他们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开拓、探索着儿童文学的发展道路。

楼倩表示,从2003年起,因为国家新闻出版署实施的主题出版工程面世,十余年内主题出版的数量翻了几番,社会效益至上已成为出版行业坚守的行业准则。儿童文学作为图书市场的宠儿,自然成为主题出版最受关注的板块之一。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100周年,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1年建党100周年,在这样的历史节点上,必然会出现一批反映相应主题的献礼之作,儿童文学作品也不能缺失。

四是儿童文学理论评论成果颇丰。青岛出版社2015年开始策划,12位编辑用半年时间精心打磨出版的《中国儿童文学名家论集》,由方卫平主编,收录了吴其南、金燕玉、王泉根、刘绪源、班马、孙建江、朱自强、汤锐、彭懿、方卫平等10位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理论研究方面颇有建树的研究者的论文集。这套论集可以说是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发展脉络的一次梳理,从中可以见出中国儿童文学理论发展的轨迹,是重要参考文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生活在童话中——红楼儿童文学对话Ⅱ》则是对儿童文学现场的近距离审视。

这是在红楼举办的第22场儿童文学新作研讨会,研讨会持续近三个半小时,延续了红楼对话一贯秉持的独立、专业、严谨、坦诚、公正的学术评论态度,试图构建一种富于批评精神的学院批评制度,为儿童文学评论界带去一股更理性、纯粹的学术氛围。

作家、评论家孙建江从《儿童文学新论丛书》(1990-1995,湖北少儿社,共7种)、《中华当代儿童文学理论丛书》(1991-1995,江苏少儿社,共5种)、《中国当代中青年学者儿童文学论丛》(1994,甘肃少儿社,共6种)、《世界儿童文学研究丛书》(1992-1999,湖南少儿社,共9种)等四套20世纪90年代重要儿童文学学术丛书谈起,回顾了新中国儿童文学理论发展的历史。他指出,浙江儿童文学理论一直在开拓与建构之中,上世纪90年代之前的中国儿童文学理论缺乏学科意识,散论居多,原创专著稀少,90年代挑战与机遇并存,几乎所有研究领域都是未开垦的处女地,学科意识开始觉醒。许多浙江儿童文学理论家三十年前提出的学术观点,迄今仍处于儿童文学的学术前沿。同时,新一代的儿童文学研究者也在给当代儿童文学研究带来新的气象。

警惕“伪童年”书写

“跨界”作品有新意

董宏猷最后发言,坦诚回应了各位学者的问题,同时深情地回顾了这部作品的创作过程。他指出,孩子的梦是中国梦之根,因此,他的《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讲述的是一个个生动感人的关于孩子的故事,是一个个根植于现实土壤的梦境。

作家冰波在报告中真诚回顾了自己不同人生阶段的创作感悟。他坦承,从发表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到现在,个人写作的旨趣也在发生变化。今天,“写作已经不为名和利,不为了约稿,不为了获奖,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喜欢,为了更自由更奔放更有趣更有境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平和的心态来写作:淡泊、超然、宁静,甚至寂寞地写作”,让“写作成为一个常态,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

《十月少年文学》执行主编冷林蔚畅谈了对不同文学体裁的一点思考。在谈到儿童散文时,她说目前有太多作品都是以成人的视角回忆童年的,这会让作品与读者产生隔膜,非常希望作者们能够在创作时回到童年,用孩童之眼看世界。她认为好的儿童文学的标准随着时代发展也会有所变化,希望弥合成人文学与儿童文学之间人为的鸿沟,希望在文学的名义下推出题材丰富、风格多样的适合儿童阅读的作品,希望儿童文学不是“只有儿童才会去读的文学”,而是“可以读一辈子的文学”。

老作家吴然的散文《独龙花开》写云南独龙族孩子的生活,非常感人。作者20年的时间3次历尽艰辛去独龙江的小学采访,收集了大量关于独龙族孩子的素材,集中体现在这部散文集里,可以说是独龙族这个“少小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成长历程的见证。邓湘子的散文集《打赤脚的童年》用精短美文表达艰苦童年给予作者的那份特别的体验和感悟,也让孩子们能够了解那个年代的儿童生活。赵霞的散文集《我的湖》也是回望童年的美文,用优美的文人笔法,描写作者心中那个永远的白马湖畔。

研讨会之初,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副总编辑熊炽先生宣读了张秋林社长为本此研讨会撰写的热情洋溢的书面发言。在该发言中,张社长介绍了《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痛并快乐着的编创与出版过程,同时他认为在这部作品中,董宏猷把中国经典元素、民族精神与他的梦幻手法和现实主义精神融为一体,真正做到了用他自己独特的语言讲述中国的故事,而它最大的特色和独特的价值就在于它不同于一般的中国梦的简单表述,而是对于中国梦艺术化、个性化的处理,符合儿童心理的真实表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