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贝小舒开卷】——让爱引领回家路《爱德华的奇妙之旅》,他长着瓷的胳膊、瓷的腿、瓷的爪子和瓷的头、瓷的躯干和瓷的鼻子

  而且正是佩勒格里娜每天晚上都来安顿阿比林上床睡觉,也安顿爱德华上床睡觉。

  “算不上用途。”马丁附和道。然后,经过长长的深思,他说,“我不会让任何人把我打扮那样的。”

一旦一只兔子有了名字,那他一定不是一只寻常的兔子。比如爱德华。

  她清理完以后,把餐室的椅子放回桌子旁边,却不能确切地知道应该把爱德华放在哪儿,她最后决定把他塞进阿比林卧室里的一个架子上的玩具娃娃中间。

  那天晚上,当阿比林也像平常一样问有没有什么故事可讲时,佩勒格里娜说,“今晚,小姐,有一个故事。”

  “很快,”佩勒格里娜说,“很快就会有一个故事了。”

  后来,在五月的一个晴朗的星期六的早晨,爱德华和阿比林还有图雷恩夫妇终于登上了轮船。他们站在船栏杆旁边,佩勒格里娜站在码头上,她的头上戴着一顶松软的帽子,帽子周边穿着一串花儿。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爱德华。她的乌黑的眼睛闪着光。

先是被一个年迈的渔夫捞起,被带回家送给同样年迈的渔夫太太,渔夫太太如此喜爱爱德华,给他制作了全套的衣服——尽管都是女装。渔夫夫妇的女儿刻薄又冷酷,在她看来,父母老了,固执又可笑——就跟很多现实世界的儿女看待老年人一样,于是,爱德华成了渔夫太太的贴心人,渔夫太太和他聊天,把他当做真实的小兔子,或者说,当做自己的女儿,小时候的女儿,那时候她应该还很乖巧吧。爱德华竟然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爱,他不愿意忘记曾经的小主人阿比林,可是就在他不经意的享受着渔夫太太朴素的爱时,他也已经喜欢上了这位老妇人。当然,再次分离不期而至,当爱德华被渔夫女儿粗暴的扔进垃圾堆时,他心中呼喊着的,是渔夫太太的名字。

  当然,他没有办法让她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没有办法回答她。他只能坐在那里等待着。

  “啊,当然啦,如果你希望的话,虽然对于像瓷兔子这样的玩具来说你的年纪已经显得有点大了。”

  从前,在埃及街旁的一所房子里,居住着一只几乎完全用瓷材料制成的瓷兔子。他长着瓷的胳膊、瓷的腿、瓷的爪子和瓷的头、瓷的躯干和瓷的鼻子。他的胳膊和腿被金属线连接起来,这样他的瓷胳膊肘儿和瓷膝盖便可以弯曲,使他可以活动自如。

  “不,”阿莫斯对马丁说,“把他给我。”

直到有一天,没有惯常的告别仪式,爱德华与阿比林分别了。一别就是十几年。

  罗西事件和真空吸尘器事故——这些就是在阿比林十一岁生日之夜以前爱德华的生活中所发生的戏剧性的大事。在她十一岁生日的那个晚上,当蛋糕摆上餐桌时,人们提到了那个轮船的事。

  “有多美丽呢?”

  傍晚时,爱德华和图雷恩家的其他成员一起坐在餐室的桌子旁——阿比林、她的父母,还有阿比林祖母,她叫佩勒格里娜。的确,爱德华的耳朵几乎够不着桌面,而且的确,在全部吃饭的时间里,他都一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面,而看到的只是桌布明亮而耀眼的白色。不过他就那样待在那里—— 一只小兔子坐在桌子旁边。

  “不能,”阿比林说,“我想他不是那种喜欢被陌生人抱的兔子。”

这是故事的倒数第二页。我在想,那只怀表呢?那个故事的最初,阿比林和爱德华每次相约见面时用的金怀表,何时再出现?就在这里,金怀表出现了。在这个5岁的小女孩的妈妈的脖子上。

  他把爱德华丢在架子上,那姿势十分别扭——他的鼻子实际上已经碰到他的膝盖。他在那里等待着。那些玩具娃娃就像一群发狂的鸟一样冲他吱吱地叫着、咯咯地笑着,直到阿比林从学校回到家里,发现他丢了,于是叫喊着他的名字从一间屋子跑到另一间屋子。

  “那爱德华怎么办呢?”她说道,她的声音很高却犹疑不决。

  “我爱你,爱德华。”每天晚上佩勒格里娜走后阿比林都会说。她说过这些话之后就等待着,就好像期待着爱德华也对她说些什么。

  “他的衣服能脱掉吗?”马丁问道。

爱德华的奇妙旅程开始了。

  “爱德华先生,”他说,“这是你的表,对吧?”

  “他怎么办,亲爱的?”她的母亲说道。

  只有阿比林的祖母像阿比林一样对他讲话,以彼此平等的口吻对他讲话。佩勒格里娜已经非常老了。她长着一个又大又尖的鼻子,一双黑亮的眼睛像深色的星星一样闪着光。正是佩勒格里娜负责照料爱德华的生活。正是她让人定做了他,她让人定制了他的一套套的丝绸衣服和他的怀表,他的漂亮帽子和他的可以弯曲的耳朵,他的精致的皮鞋和他的有关节的胳膊和腿,所有这些都是出自她的祖国——法国的一位能工巧匠之手。正是佩勒格里娜在阿比林七岁生日时把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

  “把他给我,”阿比林尖叫道,“他是我的。”

她失落了雨伞。 她把她的手放在挂在她的脖子上的金质小匣子上。 这时爱德华看到那根本就不是小匣子。 那是一块表,一块怀表。 读到这里,瞬间泪崩。

这个妈妈就是阿比林,长大了的阿比林。那只金怀表,自从爱德华被扔进大海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带在她的脖子上。最终,如十几年前一样,把两个人引向重逢。怎样的思念,伴随她这么多年,想必爱德华被掷入大海、吞入黑色的海水里的那一幕如梦魇般折磨着阿比林,分离的心痛,阿比林十一岁那年就刻苦铭心的知道了,而爱德华却用了这么多年,才领悟到时光另一头小主人痛失挚爱的心情。

这时候的爱德华,终于知道爱的滋味,心里很疼,很苦,唯独不甜。

The end。

图片 1

这个故事不长,A8开本130页,本来是想着读一点就睡觉,但一捧起来就放不下。知道这本书是因为星你里都敏俊提到,今天读到则因由大V店推荐,读之才觉相见恨晚。星你的整个剧就是从这个故事里生长出来,跨越几多时空,终会返到最初。读阿比林和爱德华,就像是母亲与孩子之间,母亲过于浓厚的爱让孩子疲于承担,而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更无法体会到这份爱的至真至贵,直到他失去过,又寻找过、期待过,于茫茫世界中再次偶得方才懂得珍惜。也像是最初的恋人,历经分合,终知彼此的好。

这是一本少年读物,美国童书作家凯特·迪卡米洛获得波士顿全球号角书奖金奖的大作。可惜的是在我少年时没有读到这本书,幸运的是在女儿1岁时我却读到了这本书。因为有了孩子,才对父母曾经付出的关爱更加理解,也更希望孩子能从小就领会到爱有不同的层次和深意。希望我和她一起学会如何去爱。

“如果没有爱,一个故事怎么会有幸福的结局。”是爱,让丢失的小兔子找到回家的路,让读到这本书的小孩子和大孩子和大大孩子们,因为途遇经典而发现更美人生。



关于失去与珍惜,恐怕没有那篇文字比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里那句经典的比喻更剔透了。经李焯雄填词、Eason演唱的这首《白玫瑰》,从小说中长出来,妖气不减反增。

陈奕迅
白玫瑰***


  后来爱德华的怀表也在那真空吸尘器深深的内膛里找到了,虽然出现了凹痕,但还在走着。那表是由阿比林的父亲交还给他的,交给他时她父亲还开玩笑地鞠了一躬。

  “人们管它‘玛丽女王’号,”阿比林的父亲说,“你和你的母亲还有我将乘坐它一起到伦敦去。”

  “给我们讲个故事好吗,佩勒格里娜?”阿比林每天都要她的祖母讲故事。

  马丁把爱德华扔了出去。

图片 2

  爱德华一点也不喜欢“小兔子”这个词。他认为它是含有极大的贬义的。

  爱德华当然并没有在听。他觉得餐桌旁的谈话极其乏味;事实上,他已下决心不去听,如果他有办法的话。可是阿比林却做了件特别的事,一件迫使他不得不注意的事。当关于轮船的谈话还在继续时,阿比林伸手把爱德华从他的椅子上拿起来,让他站在她的膝盖上。

  在一年的所有季节中,那小兔子偏爱冬季。因为在冬季里,太阳早早就落下去了,餐室的窗子都会变暗,爱德华就可以从那玻璃里看到自己的影像。那是怎样一种影像啊!他的投影是多么的优雅!爱德华对自己的风度翩翩惊讶不已。

  “用途就在于他是爱德华。”阿比林说。

2016-08-30 悠贝小舒 馆长de客厅

  爱德华的日子就以这样的方式一天天地打发过去,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发生。哦,偶尔家里会发生戏剧性的小事。有一次,当阿比林还在学校上学的时候,邻居的狗—— 一条叫罗西的长着斑纹的公拳师狗成了家里的不速之客。在餐室里,他把腿抬起来放到餐桌上,把尿撒在了洁白的桌布上。然后他快步跑过来,闻了闻爱德华,爱德华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被一条狗闻过意味着什么,他就被罗西叼在了嘴里。罗西使劲地把他前后甩来甩去,一边吠叫着,一边流着口水。

  “好啦,”佩勒格里娜说。她咳嗽了一声,“好啦。故事从一位公主开始讲起。”

  那小瓷兔子拥有一个特大的衣柜,里面装着一套套手工制作的丝绸衣服;用最精美的皮子按照他那兔子的脚特别设计和定做的鞋子;一排排的帽子,帽子上面还留有小孔,以便适于戴在他那对又大又富于表情的耳朵上。每条裁制考究的裤子上面都有一个小口袋,用来装爱德华的金怀表。阿比林每天早晨都帮他给那怀表上弦。

  当图雷恩家在为他们到英国去的旅行作准备时,埃及街上的那所房子里一片忙乱的景象。爱德华有一个小皮箱,阿比林正为他打点着,装入他最精美的衣服和他的几顶最好的帽子、三双鞋等等,这样他在伦敦就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把每套衣服装进皮箱前,都要先把它向他展示一番。

在一次跟随阿比林全家远行的游轮上,爱德华被一个坏男孩掷入了大海里。他的瓷胳膊瓷腿瓷爪子瓷头和真正兔毛制的耳朵都陷在深深海底的泥沼里,离开爱着他的阿比林很远很远,只给阿比林留下来那块用来和爱德华之间约定见面的金怀表。

  那女仆向他俯下身去并看着他的眼睛。

  她正注视着他,就好像一只懒散地盘旋在空中的老鹰盯着地上的一只老鼠那样。或许爱德但耳朵和尾巴上的兔毛、他的鼻子部位的胡须有某种被猎取的模糊的记忆,他浑身一阵战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