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子里那些家庭日常的呈现,接力出版社 2016年12月

“我不是想通过我的作品就让孩子们树立什么理想、长大一定要承担一个什么责任,但至少要知道,平时有这些人默默为大家服务,要尊重他们、爱他们。”郑春华如是解释道。

在儿童文学中写不幸,并不普遍,也不容易,因为浸透阳光的快乐童年才符合绝大多数家长的期许。读这三本书,故事里的孩子们每次敏感地体会到自己的缺失,都让读者揪心,虽然故事的走向和结局都是温暖的,但那种抚慰、喜悦夹杂着苦涩、无奈的感受,是儿童文学作品不常能提供的阅读体验。

专注研究儿童早期阅读培养的王玉说,“孩子就是用想象的方式感受世界。比如小朋友喜欢玩游戏,这就是通过游戏过程中的想象感受这个世界。儿童文学中的想象不仅仅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还能够帮助孩子丰富生活体验,培养孩子对于生活的感受力。我觉得孩子眼里看到的这些职业,不是我们成人世界里的一个符号、一个概念,或者是我们在这个等级世界里给他们安排一个位置。孩子眼光里不是这样的,我们希望能够拥有孩子般清晰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然后发现这个世界有更多的惊喜。”

郑春华是《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系列故事的原创者,也是1995版动画片的编剧。比起这部作品的大名气,知道她本人的观众和读者可能没有那么多。在中国儿童文学拥抱市场的近二十年“黄金年代”里,郑春华显得比较安静,她的作品不算多,也不常在媒体上露面。直到最近因为新书《米斗的大计划》出版,记者才在出版社的反复协调下,通过电话对她做了一次采访。

所以,她从日常生活的小事出发,用文字讲述了环卫工人等四种职业的平凡与不易。根据每个职业的不同特点,插画师沈苑苑为主人公设计了既夸张又富有特点的外形:邮递员关叔叔拥有一双长腿,环卫工人乐阿姨的头发像一把大扫帚……一眼望去,令人印象深刻。

曾经,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和围裙妈妈组成的三口之家,是幸福家庭的一个样板,但在郑春华近两年的三本新作中,她将目光投向了那些有着伤痛或残缺的家庭,和在这样家庭中长大的孩子。2015年,《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写了父母离异又分别再婚的小女孩柔柔的故事;之后的《丫中和丫串》,写小区里一对外来务工家庭的双胞胎女孩如何与城市里的同龄孩子相处;最新的这本《米斗的大计划》,写父亲去世的一年级小男孩米斗怎样走出丧失的状态。

《郑春华奇妙绘本·了不起的职业系列》是作家在绘本领域的新的尝试,是一套与众不同的职业绘本。作家将创作视野聚焦于平凡的职业:环卫工人、邮递员、保姆、便利店营业员等。

85后、90后一代中国孩子的童年记忆里,都有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位置。这部制作称不上精细、形象设计也显得有点简陋的片子,即便过了二十几年再看,也不乏闪光和动人之处。那个总是和儿子玩各种游戏,从不高高在上而是做“一对好朋友”的爸爸,现在仍是许多家庭有待努力的方向;片子里那些家庭日常的呈现,与童话式情节的交融,依然有着国产动画少见的亲切和生活质感。

写作,首先是自己表达的需要

郑春华:我可能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回答你这些问题。我现在一年365天,其实分成了三大部分。三分之一的时间,我是在阅读、看书,我不是去研究它,只是沉浸在这些故事当中,我觉得这是我灵魂的需要。另外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写作,表达。你说的迎合市场这种,我做不来的,也不会去做,我只能做的是我想写什么。可能出版社也比较了解我的个性,大家不会来要求我写什么东西。

图片 1

新京报:为什么会从《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开始创作这样一个系列?有具体的生活原型或缘起吗?

期间,作为1995版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编剧、原作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又相继尝试了各种新的创作角度。近日,她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亦表示,自己目前把创作视角放在了普通人的生活和职业上。

还有三分之一,我觉得对我来说是无奈。(叹气)我必须去做校园活动,我必须去签售。那么这一点我为什么又屈从了?我毕竟也是一个生活当中的人,我知道今天的作者跟出版社、跟书店,已经是一个团队了。编辑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在做你的书,营销这一块我就必须配合。从我内心来说,就整个的这个签售活动,我心里是很抗拒的,但我没有办法。

3月31日,由天地出版社主办的“中国原创绘本的国际范儿——郑春华奇妙绘本新书品读会”在京召开。

在儿童文学中写不幸,并不普遍,也不容易,因为浸透阳光的快乐童年才符合绝大多数家长的期许。读这三本书,故事里的孩子们每次敏感地体会到自己的缺失,都让读者揪心,虽然故事的走向和结局都是温暖的,但那种抚慰、喜悦夹杂着苦涩、无奈的感受,是儿童文学作品不常能提供的阅读体验。

“早些年,我们电视的导向,比较多的都是讲要做什么明星、歌星,但这个是不公平的。”郑春华默默地想,其实社会的支撑点是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好像出一本书,坐在台上的可能是作家,但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为之付出努力”。

另一方面,动画片出来之后,因为很多人会传递一些信息给我,可能我对儿童世界的思考会更深。我没有太多的去想,我写得多好啊,只有一种好奇,为什么那么多的小孩会喜欢?包括那时我在欧洲一段时间,发现很多华人孩子都在看。到德国的一个朋友家里去,他们的儿子好像四五岁,是在那边出生的,然后他妈妈就跟我说,他们儿子那么喜欢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我就很奇怪,我觉得德国有那么多那么好看的动画片,他为什么会喜欢看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很不能理解。后来我找到了答案,因为他的爸爸在那边非常的忙,没有空陪自己的儿子,而且对他非常的严格。所以我理解了,其实这个孩子的生活当中,他有父爱和陪伴的缺失,他通过看大头儿子获得了一种满足。中国的传统教育里父亲是比较严格的,可能这部片子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父爱缺失的一种弥补。

在谈到创作初衷时,郑春华说:“我创作这几个故事,并不是说让孩子将来以这些职业为理想,而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孩子们去了解身边这些最普通的职业者,要了解他们的工作的辛苦,要懂得尊重他们;另外,还要了解虽然他们很普通,但是他们也很了不起,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同样绽放光芒。”

新京报:你未来还有什么创作计划?

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郑春华说,自己写的每本书都没有“居高临下”的意味,只是希望将自己感知的“秘密”告诉与孩子们分享。

我想的比较多的是,有时候我们成人因为已经有阅历、有经历,已经吸收进来很多东西,那当在生活当中遭遇一些不幸的时候,之前吸收进去的负面东西可能会去强化它。小孩子他们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他面对生活当中灾难的时候,可能处理的方式反而跟我们成人不一样,更单纯,更包容,更有力量。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

新京报:儿童文学一般来说都是美好的、阳光的,你选择以苦难为题材,自己会感到是一种挑战吗?

写故事许多年,她已经不太能说得清如何开始创作,“‘怎么开始’真的没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只是回望自己时,发现童年的很多爱好和兴趣都是为今天走上这条路而作的准备”。

85后、90后一代中国孩子的童年记忆里,都有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位置。这部制作称不上精细、形象设计也显得有点简陋的片子,即便过了二十几年再看,也不乏闪光和动人之处。那个总是和儿子玩各种游戏,从不高高在上而是做“一对好朋友”的爸爸,现在仍是许多家庭有待努力的方向;片子里那些家庭日常的呈现,与童话式情节的交融,依然有着国产动画少见的亲切和生活质感。

出版人海飞,近几年一直密切关注中国原创绘本的发展,他认为:“郑春华的创作视野很开阔,国际上有很多小人物大情感的重要作品,郑春华能够关注到这个层面,去写这种小人物的大故事,去写这种平凡中的不平凡,而且充满深情、充满爱,这是她的作品的奇妙之处。郑春华是一个对生活很敏感的作家,所以她才能关注到很多人关注不到的点。另外,郑春华的这套作品还有一个奇妙之处,那就是非常有想象力,对于儿童文学来说,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

《米斗的大计划》 作者:郑春华 插画:胡佳玥 版本:接力出版社 2018年7月

说是“了不起”的职业,但每本书主角从事的工作却再平常不过:环卫工人、邮递员、保姆、便利店营业员。每个人几乎天天都在享受他们的服务、劳动成果,却很少有人关注他们。

郑春华是《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系列故事的原创者,也是1995版动画片的编剧。比起这部作品的大名气,知道她本人的观众和读者可能没有那么多。在中国儿童文学拥抱市场的近二十年“黄金年代”里,郑春华显得比较安静,她的作品不算多,也不常在媒体上露面。直到最近因为新书《米斗的大计划》出版,记者才在出版社的反复协调下,通过电话对她做了一次采访。

郑春华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她的代表作《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二十多年以来已经成为中国幼儿文学里程碑式的经典作品,由它改编的同名动画片更是家喻户晓。她还创作过小学生生活故事《非常小子马鸣加》,中篇幼儿故事《紫罗兰幼儿园》《贝加的樱桃班》,幼儿诗集《圆圆和圈圈》等。她的作品曾获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小松树”奖、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多种奖项。《郑春华奇妙绘本·了不起的职业系列》后续还有5本书正在创作中,依然是郑春华和沈苑苑联手创作,依然是讲述普通职业者的故事,包括消防员、交通警察、城市剪枝工人、机场领航员、流浪动物志愿者,依然是充满想象力的现实主义题材的绘本。

像这样的题材在孩子当中应该不是一个大众化的题材,甚至很多家长可能会蛮回避的,觉得它是不吉利的、不开心的。家长可能还是比较喜欢接受那些快乐的儿童文学,我知道这些,因为我之前也是一个编辑。所以我比较多的想法是在于自己,不会过多地去想读者群。

“比如‘了不起的职业系列’,后续还有5本书正在创作中,依然是和沈苑苑联手创作,依然是讲述普通职业者的故事。这些故事在我心里酝酿的时间,要远远多过打字把它们写出来的时间。”郑春华说,邮递员的故事便来自自己的童年记忆,“我还会写到消防员、交通警察……许许多多孩子们能感知的职业”。

郑春华:前段时间电视里太多太多的真人秀,造成很多孩子一天到晚的理想就是歌星明星,那我会在想,我们这个社会主要还是普通人,是很多普通的职业,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儿童文学工作者,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在我的作品里展现这些职业。我要以他们为主题写一些故事,所以我最近连续写了蛮多的绘本,还在继续写,比如消防员、环卫工、园林工人、机场指挥飞机的引航员……包括那些24小时的便利店里晚上值班的人。我们忽略了他们,也不会去告诉我们的孩子,有这些人在为我们服务,要尊重他们。那我至少在儿童文学作品里面让你们知道有这么一个职业,并且对他们有一种敬畏的心。

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展示了他收藏的30多年来郑春华创作的诸多作品,包括最早出版的儿童诗集《圆圆和圈圈》等,他说,“这30多年,郑春华一直是活跃在一线的、非常贴近儿童的幼儿文学作家,她的作品、她的文字都让人非常感动,尤其是这套书是在写小人物大情感,这种情感很容易打动读者。回顾她整个30多年的作品,无论是虚构的或者其他的文体,都能够找到她童真的方向,以及这些淋漓尽致的故事所带给我们读者的那份对孩子的爱和珍惜。”

郑春华:前段时间电视里太多太多的真人秀,造成很多孩子一天到晚的理想就是歌星明星,那我会在想,我们这个社会主要还是普通人,是很多普通的职业,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儿童文学工作者,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在我的作品里展现这些职业。我要以他们为主题写一些故事,所以我最近连续写了蛮多的绘本,还在继续写,比如消防员、环卫工、园林工人、机场指挥飞机的引航员……包括那些24小时便利店里晚上值班的人。我们忽略了他们,也不会去告诉我们的孩子,有这些人在为我们服务,要尊重他们。那我至少在儿童文学作品里面让你们知道有这么一个职业,并且对他们有一种敬畏的心。

相关文章